您的位置:

首页  »  明星偶像  »  天使的淫落番外篇--十二月轶事-2014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天使的淫落番外篇--十二月轶事-2014
十二月轶事-2014  转眼又到一年的年末,对于韩国歌謡界来说,年末往往是偶像们一年中仅次于打歌期的繁忙日子。  此时,我正坐在T-ara 的练习室里,看着智妍练习着《小苹果》的舞蹈,準备着SBS 电视台MTV THE SHOW这档音乐节目的特别舞台。  练习室的中央,智妍穿着MV中健身房片段里那款一套头的绿背心加短裤,在音乐的伴奏下翩翩起舞,简单易学的舞蹈动作在智妍的舞动下显得格外好看。  一曲舞毕,智妍停下了,转过身,娇笑着看着我问,「Ajeossi (???,大叔),人家跳的好看吗?」  「好看,智妍跳的最好看了」我边赞着,边竖起大拇指,夸讚着智妍。  智妍听着我的讚美,美的发出一阵阵如同恐龙般「呼呼」的笑声,「Ajeossi,有奖励哦!」  智妍拖过一边的健身垫,双膝跪在垫子上,做起了健身运动,姿势或优美或诱惑的展现着女性魅力。  「Ajeossi ,人家身材好吗?」智妍一边舒展着动作一边问。  「好,身材一级棒。」  「Ajeossi ,人家胸大吧?」智妍挺起胸,小脸上一副等待着表扬的神情。  「大,组合你里胸最大!满意吧。」看着此时智妍的胸前,明显的鼓鼓囊囊。  今天的朴智妍,看上去格外的开心,平常都是OppaOppa的叫,今天确实叫我Ajeossi ,还一口一声的没停过。这个往日里,只有在这个小吃货心情最好的时候才会这幺叫。  我起身挪了一下位置,在垫子边重新双腿盘着坐下,朴智妍那充满青春气息的身体就在我的眼下,做着左右互换的伸单腿运动。  智妍看着我坐在她的身边,更加卖力的做着各种动作,来展现她优美的体型。  眼前的智妍每伸展一下修长的腿部,我便拍打一下她的翘臀,拜平时的舞蹈锻鍊,小家伙的臀部肌肉格外的充满弹性,一阵拍打后让人爱不释手的抚摸起臀肉。  随着我在智妍的臀部上抚摸,小家伙娇羞着小脸,手上的动作明显变得僵硬和缓慢起来。  「Ajeossi ,人家还要运动呢?」智妍回过头来娇颠道。  看着智妍睁着娇媚的双眼,紧咬着双唇,犹如红艳艳的小苹果一样让人想咬上一口。  「继续,不要停。」  「Ajeossi ,不……啊」智妍的翘臀又被我拍打了一下,受疼下只好继续,「好嘛,不要拍打人家了!」  「好,我不拍了,你继续。」说着停下手中的拍打动作,继续抚摸起她的臀肉。  智妍继续锻鍊着平常的有氧操,我抚摸了一阵后,起身站到智妍的身后,慢慢的蹲下来,看着智妍的小翘臀随着摆动离他的鼻尖忽远忽近。  我的鼻息似乎变的粗重起来,智妍也彷彿感受到身后的臀部,不时被灼热的气体喷到,动作变的又有点僵硬。  本来蹲着的我,改变姿势,弯下腰,脑袋紧贴她后背,双臂环在她的腰间,双腿分开跪在智妍的身后。  「Ajeossi ,呵呵……你……不要……人家……痒。」智妍摇晃着头部,躲避着我在颈间的亲吻和不时喷出的鼻息。  我一手紧箍住智妍的脖颈,迫使她回过头来,随即吻上她的丰唇,另一手也攀在鼓鼓囊囊的玉乳上不断索取着。  智妍从接吻时初的抗拒,渐渐的双臂反环住我的脖颈主动迎合着我的热吻,小舌头也深入我的口腔探寻着内间的奥秘。  「智妍,你今天里面垫了几块?」手中的触感明显的不对,我知道这小恐龙肯定又往胸前垫了不少。  「Oppa,你这样说,我生气了。」智妍停下与我的舌吻,分开的嘴唇上也还粘连着晶丝,愠怒语气下多少显露着一些没底气。  「好好好,没垫、没垫。」我忙用哄小孩的口气,回应着智妍,「你比恩静和孝敏还大,这手感真是,没话说。」  「还是,Ajeossi ,识货。」转眼间智妍又高兴的发出如同小恐龙般的笑声。  「没放,怎幺可能!」我的心理想着,智妍一直有感于自己的胸比恩静和孝敏小,这方面总是显得有点不自信,所以私下总喜欢偷偷往胸前垫上几块,好让人从外面看起来胸很大。这时,智妍走路就会像只小恐龙一样,走路都是带风的,弄的有些亲妈饭都当面或私下问她,垫了多少块,惹的智妍跳脚的同时又羞恼不已,弄的这些亲妈们看到这种情况下的智妍,喜爱的同时又暗记下回要多挑逗几回。  「呃……呵呵」交织在一起的男女喘气声此起彼伏,练习室墙壁的镜面上倒影着,两具跪叠在一起的身体。  一个花甲之年的老人此时正趴在另一个年轻女爱豆的背上,两人交颈的进行着激烈的法式舌吻。  智妍一手轻抚着我的颈间,另一手反手按在我的后脑用力向前,紧贴在一起的脸暇,摩擦着彼此的皮肤,分享着彼此的口舌津液。  我不在满足于在智妍胸上的隔靴搔痒,从下襬里探手入健身背心里,直接握住了她的玉乳,掌心不时摩擦着她的乳峰,双指揉捏着她的乳头,没几下乳头变硬挺起来。  「啊……Ajeossi ……呃……我」智妍的敏感之处一落入我的狼手,顿时如遭雷击,小脸涨的通红,好像有什幺秘密要暴露一样,但是敏感的身体反应,让她只能发出轻呤声来回应我,「啊嗯……轻点。」  刚才,我手一伸进背心里,手中的触感就让我发觉了异样,智妍今天胸前少时垫了三四块,怪不得今天的胸那幺鼓鼓囊囊。  不过,小家伙心情高,我是不会特别说明的。  智妍等了半天,发觉我没提的意思,脸上马上露出欢快的神情,「Ajeossi ,人家今天好高兴啊,Salanghae (???,我爱你)。」  感受着智妍越发热情的回应,我拉开裤链,将已经怒耸的阴茎顶在她的臀缝间不住的上下摩擦着,一手摸胸的同时另一只手下探到下腹下,隔着健身短裤按在她的阴唇上,一时按摩揉搓无一不足,使尽了万般手段。  智妍的纤腰不住的前后摆动着,臀部不断和我的阴茎摩擦,没有真枪实弹的火热,但也别有一番风情。  十分钟后,智妍摆动的速度越来越慢,被我上下其手,翘臀又被我的阴茎顶住后不断摩擦,敏感的身体在快感的不断累积下,微微的颤抖起来。  「Ajeossi ……人家……啊呃……不……行……要……噢喔……来了。」智妍的娇躯在一阵颤抖后,瘫软在健身垫上,下身的蜜液峰涌出蜜穴口,健身短裤的前面立马就有一大片的水迹蔓延开来。  我从智妍的下身抽出被她蜜液打湿的手指,双手紧握住她的纤腰,下身快速挺动摩擦着智妍那充满弹性的臀肉。  瘫软的智妍乏力的趴在垫子上,只能被动接受着我拿她的小PP泄欲。  「哦」摩擦了一会,精关渐鬆的我,起身快速撸动着阴茎的,「智妍,翻个身,Ajeossi ,请你喝牛奶。」  智妍疲累的刚刚翻过身,我便开始射精,大股的精液沿着她的胸脯方向向上蔓延,射精的时候阴茎还不停的抖动着。  「来,智妍,张嘴。」我单膝跪在她的头旁,撸动着阴茎,将最后的精液全射在智妍张开的小嘴里。  射完精的我,坐在智妍的一旁,看着智妍舌头上那一滩精液,在她喉间的抖动一下一一吞入肚中。  直到智妍吞嚥完口中的精液,我才注意刚才射出的精液,只有一小部分射在她的胸前,大部分都射在她的脸上。  大量的精液分布在智妍的俏脸上,嘴唇、鼻子、眼睛、眉毛,连前额的发迹上都有精液沾着。  智妍那双大大的媚眼只能闭着,双手开始颳着脸上的精液,往嘴里送,接着吞嚥入腹。  一刮、一送、一咽、智妍大致清理乾净完脸上的精液,媚眼再次大大的睁着,睫毛上还挂着少许精液,嗔怒道,「Ajeossi ,下次射準一点。」  我看着眼前,淫秽的场景,阴茎又一次在小腹处挺立起来,无意识的回应着智妍的问话,「哦……」  不过,考虑到下午的大餐,还是忍耐住胸间又起的慾望。  「智妍,去洗一下,我们还要和恩静她们会和呢。」  「Ajeossi ,抱抱,智妍现在没力气,要抱抱。」  智妍张开双臂等候我的拥抱,「好,Ajeossi 抱你,Ajeossi 和你一起洗。」  「Ajeossi ,你是不是又要对智妍做坏事?」  「怎幺会呢?智妍?」  「怎幺不会?」  「智妍,不是没力气吗?Ajeossi 就不会对智妍,做坏事呢!」  「我才不信呢?智妍,可是大美女。」智妍皱了皱鼻子。  「相信Ajeossi !」  「我才不相信。Ajeossi ,上次也是这幺说的,可是还不是在给智妍洗洗的时候,做了坏事。」  在这一吵一闹之间,我抱起智妍,步向练习室专用的淋浴室。  走路时吵闹直到进入淋浴室后,才算是到一段落。  隔着磨砂的淋浴间玻璃门,蒸汽缭绕间,依稀可见两具又纠缠的身体和呻呤声。  ………………………我是分割线……………………  韩国现在的天气十分寒冷,但是现在我所在的别墅确是十分温暖。  这栋别墅位于首尔市郊外的一座小山包上,是附近最近地势最高的,三层的别墅,别墅顶上又加盖了一层用玻璃钢材质建造小型花园和恆温游泳池,花园和游泳池顶部採用透明材料,夜晚时可以透过顶部看到夜空的星星,四周墙壁的材料也是特殊材料,有静音、防颱风等诸多功效。  我仅穿着一条平角泳裤,悠闲的躺在泳池边上的躺椅上,一口一口喝着杯中的红酒,等待着恩静四人换好衣服到泳池边来。  喝酒的时候,我的眼神也不住关注着楼梯方向,三楼和顶楼之间的有两座相邻的不同转向的旋转楼梯。  脑海中回想起,之前和智妍在淋浴间又是一番小战,享受着智妍用小嘴和娇嫩胸脯的慇勤服侍,手捧双乳夹住我的阴茎,不住上下滑动的情景。  少女娇嫩的身体,轻柔的呻呤声,犹如实景般一一在我眼前浮现。  「哈哈、恩静Eonni (??,女性用的姐姐叫法),你追不到我?」  「朴智妍!你给我站住,看我抓住你后,不把你撕了!」  楼梯方向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智妍第一个出现在我的眼前,接着后面是恩静,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紧追着朴智妍不放。  居丽和孝敏,搂在一起,娇笑着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说说笑笑紧随在二人之后。  四人都穿着一样的服饰,上半身是白衬衫,下半身是红苹果色的短裙,腰间是绿色腰带,脚上穿着红色高跟鞋。  走动间,四人的衬衫隐约可见里面的真空透明,胸前的衬衣时隐时现粉嫩的乳头。  四人现在就像是四颗「红苹果」,让你恨不得立马咬上一口,尝一尝里面鲜嫩多汁的果肉。  智妍很快就跑到我的身边,躲在我的身后,「大叔,你看,恩静Eonni 又在欺负人?」  「朴智妍,你现在到学会恶人先告状呢?」  「Eonni ,放过我吧,人家和你说对不起?」智妍边说边作躬。  「休想,你那回不是这样说,这次我才不信你!」恩静恼怒道。  「大叔,帮我说说情?」  「Oppa,你让开,今天我要收拾了她!」  「啊……恩静」  我起身準备替智妍求情,但话还没说完,恩静就往我身后扑去,智妍身形一闪,二人便开始围着我坐的躺椅转起了圈。  居丽和孝敏结伴走到游泳池边,在简易吧檯里拿出两个空的高脚酒杯,又从吧檯下面的酒柜拿出了一瓶红酒,自饮自酌着调笑着恩静和智妍二人的追逐战。  「恩静,快点……对……再快点,就差一点就能抓住这小家伙呢?」居丽一边用红唇品嚐着美酒,一边给恩静加油鼓气。  孝敏看居丽支持恩静这边,脸转向智妍方向,「智妍,加油,不要让恩静抓住,赢了,Eonni 请你吃韩牛。」  「韩牛」智妍听到孝敏的话,眼睛一亮,跑动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呀!朴孝敏」恩静回过头对孝敏怒吼一声,立马转过头来,接着追逐智妍,「智妍,你给我站住,站、站住,别跑!」  一圈一圈的来回跑动,恩静的体力有些不支,在速度上明显比有食物激烈的智妍要慢上一筹。  当恩静再一次即将跑过我的身前时,我一把将恩静拉入我的怀中,左臂搂着她的肩胛,右臂在她裸露出的玉腿上流连。  「好了,好了,恩静,不要再和智妍生气。」耳鬓厮磨间,亲昵的吻着她的耳朵,「你又不是,才知道小家伙一向都是这幺活力十足,等她劲头过后就好了。」  「Oppa,呃……别这样……啊嗯……你怎幺……老是护着智妍……真偏心……嗯嗯……别亲……人家怕痒……噢嗯嗯」  「偏心?我才不会,你问问你们成员,我可是最喜欢这丰满的胸、浑圆的丰臀和这双有力的大腿。」一边说一边从恩静的胸部一路往下摸去,直到大腿根部停下后徘徊不止。  智妍看恩静被我抓入怀中,跑到孝敏面前邀功,「孝敏Eonni ,我赢了。韩牛、韩牛!」  「知道了,回头请你!」孝敏和智妍二人,高兴的来了一个击掌。  「朴智妍、朴孝敏,回去要你们好看!」  孝敏和智妍对着恩静做起了鬼脸,「Oppa,你看她们,联合起来欺负我!」  「好好好,你们两个给我收敛一点,小心我等会收拾你们两个。」  孝敏和智妍听到我说话,逐收起鬼脸,居丽给智妍倒上一杯红酒,三人有说有笑的聊着天。  「恩静,这回好了吧。」我擡起恩静的下巴。  「嗯,还是Oppa能治她们。」  「那你要怎幺谢我?」  「Oppa,你要怎幺谢?」  「就拿你人来谢。」  说着我便吻上了恩静的红唇,品嚐了一番湿润丰满的双唇后,沿着她的粉颈一直往下,解开了她衬衣胸口的两粒钮子,在她的丰满乳峰上亲吻不停。  「Oppa……呜……我」  看着恩静欲拒还休的样子,粉舌轻吐,可爱娇羞的模样,忙用口舌捕捉住恩静外伸的丁香小舌,轻轻的含嚥着。  「啊……Oppa……呜……呜呜。」恩静的舌头被我含住后,说起话也口齿不清。  情动下恩静胸部剧烈的起伏着,我左手从她腋下穿过,伸进衬衣挼搓着傲人的所在,娇嫩的乳房在我的手中变化万千,右手沿着大腿,一路由膝盖向大腿根部深入,深处入手是一片茂密的花园,一条细缝的两边是两瓣粉红阴唇。大拇指和食指轻轻揉捏着阴蒂,中指探入阴道内,做着来回抽插。  一旁在简易吧檯喝酒的居丽、孝敏、智妍三人,聊天也不聊了,三人的眼睛都看向我和恩静这里。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在旁看的慾火皱起,三人的脸上都泛着诱人的红晕。  「不……不要……啊……O ……Oppa……她们……在看。」恩静的双手压住裙子,试图阻止我进一步的侵犯。  「看,看就让她们看着,等会就轮到她们了。」  抽出在恩静裙下做怪的手,双手搂着她的肩膀,将她放到在躺椅上。  恩静的脸上满是春意傲然,惹的我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站到她的双腿中间,用双腿分开她的双腿后,趴在她的身上。  解开她腰间的绿腰带,抓了抓恩静的丰乳,听着恩静的嘤咛声,渐渐的弯下腰,将头伸到双腿之间,凝视着那吸引人无数宅男想一探究竟的花园。  「Oppa……不要……不要看……啊啊……不」  恩静双手抵住我的脑袋,阻止着我的脑袋往她的双腿之间穿去。  但是最终在我舔上她阴唇的那一刻,手上的劲道开始鬆懈,我双手紧紧抓住她的大腿,脑袋穿进她的裙子里,轻轻的撕咬舔弄阴蒂和阴唇,舌尖不时深入阴道深处。  「嗯……Oppa……啊啊……不要……呃……舔的……好深」  恩静的双腿被我双手死死固定住,只能不停的扭动着腰肢,强烈的快感不断的冲击着她的神经,左手反手紧抓着躺椅的椅背,右手做握拳状伸进嘴里咬住,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脑袋,以求抵御这令人疯狂的快感侵蚀。  「孝敏Eonni ,你看」一旁看的慾火炙热的智妍,看了一样孝敏后,眼神往一边的居丽身上描了一下。  孝敏立刻心理神会的,搂住居丽的腰,「居丽Eonni ,你现在好诱人,我都想咬一口。」说完,便用嘴堵上居丽的嘴唇。  「孝敏,你?」居丽的声音很快就发不出,因为智妍看孝敏得手后,也加入其中,二人的嘴和手,在居丽的身上亲吻和游走。  无助的居丽,很快就被动的陷入孝敏和智妍两人的狎玩之中。  一时无暇理会简易吧檯处三人的我,正在专心的舔弄着恩静的阴蒂、阴唇,很快恩静腰身就僵硬的挺直起来,「啊」的一声娇呤声后,我伸进恩静阴道内舔弄着舌头,就感到了一阵悸动,随后蜜液的涌出,让我紧紧用嘴抿住阴唇,品嚐起少女高潮后美妙汁液。  泄身的恩静有些乏力的躺在躺椅上,我穿出恩静的短裙,随手擦乾嘴边的水迹,拎住恩静的红色短裙边上翻至腰间,起身脱掉游泳裤,扶着早已涨着硬挺的阴茎抵在恩静的阴唇上,龟头插入那细缝,上下的晃动摩擦着。  恩静杏眼微睁,「Oppa,你」  「恩静,刚才是开胃菜,现在才是大餐。」说完便俯身压在恩静的身上,阴茎一插到底。  「啊……嗯嗯……Oppa……好……啊啊呃」  耳边听着恩静的美妙呻呤声,效果就像是服用了壮阳药一样,使我更加性奋,腰部摆动的更加快速,阴茎一下下插入温软湿滑的蜜穴,龟头一次又一次开垦着阴道深处。  远处的三人一时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恩静在我一次又一次的肏弄下,双臂紧紧缠绕在我的颈后,双腿也紧紧的盘在腰后,脚上的红色高跟鞋也在空中交错,大半的身体都被我遮挡住而不可见,只有通红的小脸在我耳旁的肩膀处露出,性感粉嫩的丰唇一张一合的贪婪着呼吸新鲜空气。  「哦呃……Oppa……顶到……啊啊啊……人……花心……嗯嗯嗯」  恩静紧咬着双唇,唇瓣上深深的咬痕,露着些微血丝。  「呃……轻……轻点……嗯啊啊……好……哦噢……嗯」恩静的短髮被她晃的在空中飞舞,口中也开始胡言乱语,「噢哦……要……死了……快……快快点……啊啊」  「你到底是要轻点?还是快点?」看着春情氾滥的恩静,我又狠狠的用阴茎在她的蜜穴深处轰击了几下,龟头重重的顶在她的子宫口,进而插入又退出。  子宫口被我反覆肏进肏出的恩静,泛着白眼,嘴角流津的呓语道,「疯……要疯了……啊啊……Oppa……用力……用力……快……再快点。」  远处的居丽、孝敏、智妍,看着我的龟头顶开恩静的阴唇,阴茎直入幽谧深处,而后又拔出来回肏弄,恩静的阴唇逐渐也被我肏的外翻,阴道口紧紧包夹着阴茎茎身,蜜液也随着剧烈的动作,沿着阴道口由臀瓣一路流到躺椅上,一点一点汇聚在躺椅的椅面上,蜜液滴湿的範围也慢慢扩大。  三人看的一个慾火焚身,互相的摸搓对方的身体聊以自慰。  恩静被我的阴茎肏弄,全身发软,原本盘在我腰后的双腿,也分开弯曲的翘起,红色高跟鞋的鞋尖高高的朝上。  「啊」我惊叫一声。  肩部突然的剧痛,恩静的嘴唇用力的咬在我的肩膀上,牙齿深深的嵌入皮肤之中。  吃疼的我,用力的重重肏弄了恩静的花心几下,以转移因肩膀带来的剧痛感。  「不……不要……啊啊啊……啊嗯嗯」快感的冲击下,恩静的手指做爪状在我的后背狠狠的抓着,留下一道又一道青紫色的指痕。  「啊啊……用力……Oppa……呃……我……快……来……了。」  「好,一起。」我加快了恩静阴道内阴茎抽动的频率。  在快速的肏弄了几下后,我感受到恩静的阴道急速的悸动着,阴道壁强烈的收缩挤压着我的阴茎,高潮后分泌出的蜜液,一股又一股的浇筑在我的龟头上。  我抖动着在恩静的阴道深处射完精液,大量的精液被射到子宫内,从恩静的身上爬起来。  「啊……好……好多……好……好烫」恩静颤抖着身体直至瘫软在躺椅上,双手垂在两旁,双腿乏力的分着开开的,都合不弄,外翻的阴唇上沾着些许精液,阴道口一喷一喷的一股股混合着精液的蜜液。  从恩静身上起来的我,来到泳池边,裸身的坐在泳池边上,双脚放入水中。  「居丽、孝敏、智妍,你们三个别在那里玩了。过来给我洗洗。」  「来了」三人停下了假凤虚凰般的取乐,走到我的身边,脱掉脚上的红色高跟鞋后,居丽坐在我的左边,孝敏坐在我的右边,智妍双臂从后面环在我的脖颈上,一对丰满俏乳压在我的后背上。  智妍捧着她的俏乳蹭着我的后背,居丽和孝敏用手撩着温热的池水浇在我的身上。  「好舒服。」三人慇勤的服侍,让我倍感舒心,双手分别搂住居丽和孝敏的腰肢,轻轻的抚摸着少女娇嫩的肌肤。  「Bu-in ,给我舔舔。」  「哦」居丽轻身一跳滑入泳池中,由于是在浅水区,水面只到她的腰部,缓慢的趟到我的身前。  居丽用双手捧起我的阴茎,用心的舔吮着龟头,左手手上下来回的撸动着阴茎茎身,右手摸扶着阴囊,细心的不放过一个地方,像个浸浴在爱河中的妻子一样,全身心的取悦着自己的丈夫。  享受着居丽细心的口交,让我全身心都有一种愉悦的感觉。  智妍补上居丽的空位,坐在我的左边,继续刚才居丽的动作,从池中摇水往我身上浇,还和孝敏分别含住我左右两个乳头,三人的施为一时让我舒爽无比。  重生到李秀满身上这几年,上过不少于五十位一、二线以上的女爱豆,至于没有名气的那是更多了,女演员之类的也不是没有。  在爱豆圈里也只有三个,可以给我做爱时像妻子一样的感觉。  第一个是After School的现队长外号金妈的金正雅,或许是出道晚年龄大閲历丰富的关係,加上本身温和的性格,非常善于照顾别人,比起性格强硬的前队长朴嘉熙,在待人处事上显的柔和很多。和她在一起时,让人觉得这是个十分懂的男人心的女人,知道一个男人什幺时候需要什幺。  第二个是少女时代的有国民媳妇称号的权侑莉,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善于学习和不服输的性格,丰满的身材,在床上时可以让你享受一个丈夫所能享受到一切体验。事后慇勤周道的扶持,絶对是男人选为取妻第一选择。  第三个就是眼前,正在细心服侍我下体的居丽,在组合里不争不抢的做派,私底下爱玩爱闹小脾气的性格,良好的家庭教育,完美诠释了一个高教养下的贤淑女子的典範。让我一次又一次,深刻体会了从小的高等教育培养下,「妻子」这个含义在各处家庭环境中的美妙意义。由于粉丝的称呼和确实是一个好妻子的人选,我对居丽的爱称就是她的外号。  我低头看着居丽努力的吞吐着我的阴茎,时不时来上一个深喉,但限于天生嘴小,还是有一小半露在嘴外。  「哦,Bu-in ,停一下。」  居丽吐出已经被她吞吐的坚挺无比的阴茎,时不时还用纤手撸动几下,仰首看着我。  我低头,用手擡起她的下颚,吻上了她的红唇,「现在让我来好好犒劳你。」说完停下在孝敏和智妍身上游走的双手,臀部往前一挪,落入池水中。  「来,Bu-in ,手扶在泳池边。」我慢慢划水到居丽身旁。  「哦,Oppa. 」  居丽的双手扶在泳池边上,我站在她身后,解开她的绿色腰带,熟练的脱下她的红色短裙,接着居丽的脚一擡,滑落到她小腿上的红色短裙随着水流越冲越远。  我一手握住居丽的腰身,另一手扶着浸泡在池水里阴茎,对着居丽粉嫩的阴唇破门而入。  虽然居丽的阴道不是很湿润,但是随着一下下抽插而涌入的池水,也让在阴道内壁紧紧包裹住阴茎得以足够的润滑。  「Jagiya(???,亲爱的或宝贝),你真是一直都这幺紧啊,我都被夹的……哦」  「Yeobo (??,恋人或夫妻之间平辈称呼,无所谓男用或女用),呃……啊啊……哦……嗯嗯。」  我双手扶着居丽的腰身,在她的臀后挺动着,随着我的动作水面上泛着一阵阵波浪,由小变大,由慢变快,往往上一波波浪还未平复,下一波又起,两波波浪撞击在一起,形成一圈圈水花。  「嗯嗯……深……Yeobo ……再深点。」居丽转过头,媚眼横流的央求着。  「Bu-in (??,夫人),怎幺样?舒服吗?快乐吗?」我边说边加快频率,水面的波浪变得更加湍急。  「嗯啊……Yeobo ……啊啊啊……舒……舒服……好快……乐。」居丽性奋的全身发抖,白色的衬衣也早已被溅起的池水浇透。  眼前一晃,发现智妍和孝敏两人,早已在岸边将手伸到自己的裙下自慰起来,美妙的呻呤声结伴响起。  「智妍、孝敏你们两个也下来。」我对着二人招招手,示意二人下到游泳池。  智妍和孝敏二人听到后,像是即将得到糖果的小孩一样,立刻跳入水中,溅起的大片水花浇透了我和居丽两人的身体。  「Bu-in ,来自己动动,能有多少快感,就看你的腰扭的如何?」说完拍着居丽的翘臀,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你们两个小家伙,过来我身边。」  由于我停了下来,高潮侵袭中的居丽一下回到了原地,有点失落的她,由慢至快的扭动着自己的翘臀,嘴里发出一声声「呃」「啊」的娇呤声,强烈的快感冲击下眉头不断紧皱,时不时或左右或上下的调整着扭动的方向和速度,当顶到花心的时候,又发出一声声「嗯」「哦」的舒爽声,紧皱的眉头也像是得到解脱从而舒展开来。  游泳池的水面在居丽的翘臀晃动下,响起一片片「哗哗」的水声。  智妍和孝敏来到我的身旁,两双玉手在我的身上摸索着,孝敏的手更是急不可耐的伸到水中,抚摸或轻搓着我的阴囊。  我侧身搂着孝敏纤细的腰肢,痛吻着她丰满的双唇,伸手解开她的绿色腰带后,在孝敏的配合下往水中褪着她的红色短裙,当红色短裙随着游泳池中的暗流漂走后,我又抱住智妍如法炮製。  「哦……嗯……我……哦哦……要……来……了。」  衣衫不整的居丽疲累的扶着游泳池边喘气,腰部在最后的抖动中吗,阴道内的蜜液喷涌而出。  「Oppa,居丽Eonni 好了,该我了。」孝敏雀跃的往我怀里钻。  智妍慢了一步,被孝敏抢先一步,恼怒道:「Eonni !!不要抢!」  孝敏双臂搂着我的脖颈,两条细长的美腿夹在我的膝盖上,我俯身抱住孝敏的翘臀,往上託了一下,孝敏的双腿顺利的夹住了我的腰部。  「智妍,来帮一下我和你孝敏Eonni.」  智妍走到孝敏的身后,将手伸到水中,摸到我仍然坚挺的阴茎,抵在孝敏的小腹下,慢慢的对準她的蜜穴。  当孝敏感觉到对準后,腰身往下一坐,很顺利的就用她的娇美身躯套弄起我的阴茎。  「噢……啊……噢噢……Oppa……快点……哦……对……就这……再快点。」  我抱着孝敏的翘臀,双手紧紧抓住两瓣臀瓣,腰部用力向上挺动着,孝敏也配合的舞动着水蛇腰,丰臀快速的擡起又落下,紧致的阴道包裹住阴茎茎身,同时飞快的又套弄着。  智妍在一旁看的快慾火焚身,从后面紧紧抱住我,站起、蹲下,胸前的一团软肉和我的背部肌肤摩擦着。虽然还隔着湿透的衬衣,但是两粒樱桃还是让我感觉良好。  随着我和孝敏的战况加剧,孝敏的双手在我的颈后十指交叉,才堪堪没有松手让自己落入水中,但上半身向后仰的幅度确是越来越大,胸前一对饱满的玉兔在空中飞舞,看的我慾火高涨攻势更烈。  孝敏那一张诱人欲吻的樱桃小嘴,先前还能发出一声声撩人心扉的呻呤声,现在却只剩下「哈啊……哈啊」喘气声。  我缓步向浅水区的斜坡走去,怀中的孝敏被我紧紧拖住,随着我的走动,孝敏的娇躯也上下震动,在翘臀一次又一次的落下,遭受着一下又一下阴茎在阴道深处的重击,每下都让孝敏发出一声又一声高亢响亮的娇呤声。  紧抱住我的智妍也跟着我的脚步一步一步前行。  走到斜坡上的我,将孝敏放在泳池边上,虽然自己还是站在水里,但是这里水位只到膝盖。  孝敏的半边臀部正好坐在游泳池边。而我站在她的双腿之间,继续刚才火热的性爱。  我鬆开紧抓住孝敏翘臀的双手,伸到她的胸前,挼搓着那一对傲人尺寸的丰乳,与她口舌相交,又或者在她的胸前种下一粒粒草莓。  「Oppa……要……我不……行……啊啊……来。」  即将攀越至快乐巅峰的孝敏,说出的话也显得有些语无伦次。  在孝敏终于将蜜液浇筑在我的阴茎上时,我也样获得了极致的快感而攀上巅峰。大量来自孝敏体内的蜜液和我射出的炙热精液,在她的体内深处激荡着。  「啊……我……累……好……噢」孝敏呓语着让人无法听清的语句,鬆开了环在我颈后的双手,身体向后仰躺在泳池边。  我拔出在孝敏体内射完精后半软的阴茎,回过身背起从后面搂住我脖子的智妍,「现在到你这个小家伙了,到垫子上去。」  泳池边有一块巨大的浮垫,平时是放在游泳池里,让人可以站在浮垫上玩游戏用。  我背着智妍走到浮垫旁,把她扔在上面,自己也躺在浮垫上。  「智妍,来看你的呢?」手扶着半软的阴茎的我,示意智妍可以开始行动了。  智妍爬到我的身上,双手快速的上下套弄阴茎茎身,小舌不断在我的龟头上划过后,小嘴含住龟头,一吞而入,直到顶到咽喉为止。  在智妍发出一声声「哦哦啊」的作呕声后,不断的重複着这样的过程,很快没几分钟,我又再一次恢复了男性雄风。  「智妍,这招很不错嘛?怎幺时候学会的?」  「Ajeossi ,人家最近可是有天天练哦。」  智妍起身份开双腿蹲在我的小腹上,一边手扶着再次恢复雄风的阴茎竖着,另一边撅着臀部慢慢对準阴茎坐下。  当智妍的粉嫩阴唇含住我的龟头,我能明显感到智妍的体内已是湿润一片。  「啊……哦噢噢……好舒服……终于……到我了。」智妍的浴火终于得到舒缓,脸上的表情也变的轻鬆愉悦。  我有些疲累的躺在浮垫上休息,看着智妍上下扭摆着雪白的翘臀,取悦着自己的同时也取悦着我。  「Ajeossi ,智妍……好舒服……呃啊啊……好……快乐啊。」  渐渐的智妍不满足于腾空扭摆着翘臀所获得的快感,屁股一坐到底,双手撑在我偶的小腹上,臀部改前面的上下扭动为前后紧贴腹部扭动。  「呃……呃呃……呃啊啊……啊……哦哦……噢噢」  酸麻感、性奋感等各种感觉刺激着智妍的神经,全身酥麻感又让她有一种要飞起来的感觉。  智妍的腰部扭动更猛,胸前的一对雪白乳房晃的我眼睛发亮,伸手抓住她的胸部,智妍反手抓住我的双手,死命的按摩挼搓着自己少女般高耸挺立的乳房。  化身女骑士的智妍,此时显得有点癫狂,发出的呻呤声越是响亮,她扭动臀部的速度越快。  休息一会后恢复体力的恩静,走到我的身边躺下,红唇不断亲吻着我的胸膛留下一个个口红印,看到恩静也加入进来,早已从泳池边上到岸边的居丽也躺倒我的另一边,双手扳过我的头部,脸对脸的,一上来就是一个热烈的法式湿吻,让我很快迷失在她的舌技之中。  来晚一步的孝敏只好学刚才智妍的样子,从背后抱住智妍,往后扳她的脸,用嘴对嘴热吻的方式冲击着智妍的神经,双手握在智妍的手上,一对俏乳上一下子变成了要遭三双手,六只手同时蹂躏,真不知此时智妍的感受是喜是悲。  在多重的快感叠加下,智妍的双眼变的越发迷离,媚眼也变的毫无焦距,神游天外,双手也从胸前滑落。  十几分钟后,只有腰部还在扭动的智妍颤慄中,大量的蜜液沿着我肏动着孝敏阴道的阴茎和外翻的阴唇流出。  智妍瘫软在我身上一动不动,还差一点就到高潮的我眉头轻皱,眼力价满分的孝敏见状将我的阴茎从智妍的阴道内拔出,含嚥了几下龟头,被我双手按住头部快速的肏弄着樱桃小嘴。  「嗯嗯……呃……啊……哦哦哦」肏了几分钟,我猛顶住孝敏的咽喉,射出了今天最后一趟精液,二分钟后存货才被我全射在孝敏的红唇内。  「咳咳」孝敏捂着嘴,剧烈的咳嗽了一会才止住,双手内捧着大量刚才咳出的精液,恩静、居丽和智妍三人立马上前,四人头顶头,又是用舌头舔,又是嘴巴吸,又是手指颳着往嘴里送,分享起这美妙的养颜滋补圣品。  分享完后四人又躺回我的身边,相拥在一起,头顶着星空,和室内的地热和空调下酣然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