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明星偶像  »  将暴力进行到底[全]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将暴力进行到底[全]
 (1) 强奸陷阱——暴风骤雨风中的蔡少芬  香港演员中美女如云,印象深刻的镜头当然对演员的要求当是很高。而在衆多演员中,蔡少芬无疑是印象极其深刻的一个。  大家在看文时可準确无误将其代入,而获得快感。蔡少芬短发显得非常有个性。一米七三的身高在香港女演员中算得上是比较高了。那张可爱的娃娃脸既带着纯真又不失妩媚与性感觉。  借用一段话再描述一下:她的表演总是带着点活泼俏皮的味道,偶尔是一阵阵感人的温柔。她演的人物也多是那种聪明俏丽的女孩子,坚强而又藏着脉脉温情。喜欢她带给人的那种感动,有韧劲,有信心,够坚强,够执着,还有一丝半明半暗的柔媚……  如要看照片:http://www.5see.com/movie/star/hongkong/9/  http://www.adachoi.com/v2/index.php  http://ent.tom.com/xiezhen/caishaofin/index.php  《强奸陷阱》 大緻剧情是这样的:蔡少芬有个男友,因爲是缺钱,答应黄秋生演的富商假结婚。两人在办理了结婚证后,一起吃晚饭。在吃饭时,黄秋生在她酒 加了迷药……               第一部分  蔡少芬(忘记了电影中的名字,因此直接用真名)喝着喝着,便觉得人有些犯困,周围走动着的人在晃,头上挂着的灯在晃,而且灯光刺眼得很。  大佬(黄秋生,因故事两个都有真名缺乏真实感,因此其中一个用绰号来代替)嘴角开始浮现一丝笑意,神情象捕获了羚羊的豹得意地看着爪下的猎物。他等这一天实在等得太久,自从半年前雨中邂逅,她就深深地烙在心中,这半年多来,他处心积虑、穷极智谋,花了大代价,不过大佬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因爲今晚到了收获的时候。  「我要回去了。」蔡少芬觉得心 好烦、好闷、好不开心.怪只怪阿伟(她的男友)太没用,到了结婚的年龄却还那麽穷,搞出这麽多事来。她心 憋气得很,只想舒舒服服地沖个凉,把烦心的事都抛开,一觉睡到大天亮。  「好的,我送你回去。」大佬眼中狰狞之色一闪而过,随即又满脸堆笑,一副真诚关心的模样。  蔡少凤扶着桌子的边缘站了起来,忽觉天旋地转,脚一软,一个踉跄,几乎跌到。大佬急忙伸出手,扶着她的腰,关切地道:「你怎麽了?没事吧?」  蔡少芬也觉得奇怪,今天才喝了一杯多一点葡萄酒,头怎麽会这麽昏,自己的酒量不会这麽差呀!不过,昏昏沈沈的她精神都难集中,更不要说细细地思量了。  大佬的手触到她的腰,隔着外套、衫衣,他还是清晰地感受到柔腻细滑肌肤的质感,那感觉象电流通过他的指尖传遍全身。大佬张牙裂齿,神情古怪。  蔡少芬在他地扶持下,跌跌撞撞地走出酒店。她的样子象是喝多了,酒店 经常是喝醉酒的男男女女,旁人早已见怪不怪。走出酒店时,天已经开始下起小雨来。今天天气预报晚间有强烈的台风。  上了车之后,蔡少芬觉得头越来越晕了,连说话都觉得困难得很。大佬发动汽车,一路飞驰,也不知道开了多久,车停了。  「……」蔡少风想说「家到了没有」,但说出的话可能连她自己也听不懂。  「对了,我答应给你们的那十万块放在楼上,你和我上去取一下,明天好给阿伟。他说等着急用。」大佬道。  「……」蔡少芬想说不用了,让他明天直接交给阿伟好了。但大佬已拖着她下了车,挟着她往楼上走。刚才出酒店她还只需别人扶一把就能走,现在两腿却完全不听了使唤,浑身更没一点气力。好在大佬身高体壮,换个瘦弱一点的男人真也拖她不动。  「黄老闆,你回来了。」大楼管理员陈叔在电梯口热情的和大佬打招呼。大佬搬进去时给了他几百块的小费,因此对他这个香港来的富商极有好感。  「是呀,我老婆喝醉了酒,没办法呀。」大佬拖着蔡少芬走入了电梯,有些无奈地道。  「黄老闆,你老婆可真漂亮呀!」陈叔的这句话倒是真心的。  「是呀!今天刚登的记。」大佬略带自豪地道。  「那真是恭喜恭喜。」陈叔还想再多说几句,电梯门关上了。依靠在大佬肩膀上的蔡少芬突然觉有一种强烈的不祥之兆,她心「扑嗵扑嗵」跳得很厉害。  进了屋,大佬直接将蔡少芬拖进了卧室,放在床上。毕竟搬着个大活人从停车场到电梯再进屋,大佬即使再强壮如牛也有点气喘。他在床边的圆椅上坐了下来,点燃一支烟,凝神看着床上的她。  蔡少芬虽说不出话,但还醒着。她几次想从床上支起身来,但却做不到。她目光落在正对面她与大佬拍的那张结婚照上,照片被放得巨大,悬挂在那 ,看得心 极不自在。  「我……想……回……去。」她声音微弱,含糊不清,连她自己都不敢保证谁能听得明白。突然间,她看到了大佬的眼神,顿时一悚。他好象完全变了一个人,眼神中充满贪婪、狡诈,更有男人火一般的欲望。她熟悉这种欲望,每次阿全亲吻自己的时候就是这种眼神。  「你……」一道闪电划破天际,映照着大佬变得陌生、恐怖的脸,蔡少芬的心沈了下去,不祥的预兆开始成爲现实。  大佬拉着圆凳坐到了床边,他察觉到蔡少芬的恐惧,遂挤出一个笑脸,道:「你不怕,我不是什麽变态杀手。我只是个普通的香港人。」  「人的一生有很多梦想,但大多数都实现不了。在香港的时候,一个人无聊时经常看碟片消磨时间。我常幻想着能上我喜欢的明星,但我知道这是实现不了的梦想。」  大佬梦呓般说着,他轻轻抓着她的手,用双掌合在掌心。蔡少芬的手并不是属于小巧、柔软的那种,她十指纤长,造型很美,握着她手能感觉到她的指骨,掌心也有些硬。  「你的手很冷,是呀,台风来了,今天的雨会很大。」大佬的手指与她的手指缠绕在一起,一种无穷的快感在大佬心中蔓延。  「我老婆十年前和我离的婚,跟了个阔佬带着孩子到英国去了,从此人间蒸发了。」每次说到那贱女人,大佬心中都怒火中生,他捏得蔡少芬手骨节格格作响,自己却不曾察觉。  「女人没一个是好东西!天生都是烂货!生来就是让男人肏的!」大佬骂了几句,情绪稍稍得到控制。  「这十年,我赚来的钱都是用在肏女人上,从官塘到湾仔,从大富豪到不夜城。被过肏过的鸡没个一千也有八百。」蔡少芬虽然不能说话,但他的话却听得清清楚,一股凉意从脚底一直传遍全身,头皮也开始发麻。  「后来,我觉得厌了!他妈的,那些鸡婆和充气的性交娃娃没两样。有的干起来象个死人婆,还不住催你快点;有的叫得震天响,一听假得不得了;总算找到个把还真来高潮的,做完了灯一开,化妆乱了,比鬼还难看。」  无论是内地香港,找个鸡婆比在街上找条狗还容易,但这东西也是按市场规律运作,一分价格一份货。大佬的真实身份是个普通的蓝领,去的地方多是较低档的,去几次夜总会,叫小姐给小费又斤斤计较,小姐自然不会有好脸色。如果是真正的富豪,所能享受的东西远非他所能想象的。  「有时,我真想打探那些电影明星的住所,象我最喜欢的朱茵、梁铮,还有彭丹、翁虹,很多很多,但这些女星出门总是带着保镖,家 又不好找。再说当真做这事,风险也太大了。」  大佬说着,放开了蔡少芬的手,目光落在她裸露裙下的双腿。因爲天还热,她没穿丝袜。1米73的身高让她的双腿极是欣长匀称,玉般的光洁肌肤、流畅诱人的曲线线条,无论是从脚腕到小腿,再到膝盖和大腿,每个部位都美到了极緻,无可挑剔。  大佬轻轻提起自己一侧的玉足。蔡少芬人虽高,但脚却很小,大约只有35码多点。足上穿的是一双系带、精緻的白色凉鞋,足趾露在凉鞋顶端,指甲上涂着豆蔻色的指甲油,娇豔的很。凉鞋中间镶着一排晶莹的假钻,在灯光下烁烁闪光,给爲她美丽的玉足平添几分亮色。  「真美。」大佬象捧着一件艺术珍品端详良久,才又把目光投向一脸骇色的蔡少芬。  「内地我也来了很多次,虽然价格比香港低一些,但碰到心动的也不多。有一段时间,我跑到四川、重庆,在那 用大概六千块左右可以玩一个处女。」说倒这 大佬脸上红了起来,显得格外兴奋。  「我一共玩了五个,第一个可能还不到十六岁,我足足搞了半个多小时,才搞进去。她那个哭法,象死了爹娘;叫起来的声音好象杀猪一样,叫得我头皮都麻了。红红的血流了满床单都是。多少年玩女人,这次算印象最深的了。一个晚上,我干了她三次,早上她是让人给擡着走的。」  大佬的手指顺着蔡少芬好看的腿慢慢地移动着,在小腿肚上停了下来,轻轻地抚摸着,好象爱不释手一般。  蔡少芬本来就很大的眼睛,此时瞪得更大更圆,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居然给自己碰到了,还坐在面前。一阵阵的冷汗冒了出来。  「凡事都是第一次特别来劲。后来开的几次苞,就没第一次来得刺激。我怀疑其中有一、两个还不是货真价实的。虽然是处女,那长相真不敢恭维,个个又矮又瘦又黑又土,要不是处女,白给我干我也不要。」大佬没有说出另外一个原因,六千块的价格也不是他经常能够承受的。  「有些时候,我在想人活着到底爲了什麽。又没钱又没权,玩的女人都是下三滥的野鸡。满大街的漂亮女人只有看的份,活着真没劲!有时想自杀算了,但又不甘心。直到有那天在东莞碰到你,我的生活便开始改变了。」大佬丝毫不理会她的双腿一直在瑟瑟发抖,粗糙的双掌顺着膝盖移到了她大腿上,手上的力量也慢慢的开始加大,从轻轻的抚摸到又抓又捏。  「我第一眼看到,才知道什麽叫『惊豔』,那天下着大雨,你爲了赶公车,连伞都没打跟着公车跑了好一段路。等我让司机停车让你上来时,全身都已经湿透了。  我记得你那天穿了件普普通通的碎花白衫,湿透的衣服紧紧裹着身体,胸前凸起双乳性感极了。当时你谢过我就坐在我前排,我用张报纸做掩护,偷偷地看你,你衣服第二个扣子松了,在一片雪白中,我看到你乳房的一小截,还有双乳间那条密密的缝隙。你不知道那时我有多紧张、多兴奋!」  大佬如梦游般讲着,因爲情绪激动,他五指深深陷入白皙如玉的大腿内侧的肉 。蔡少芬痛得象虾公般人弓了起来,张开红唇,吐着含糊不清的呻吟。  「哦,哦,弄痛你了。」大佬这才察觉,松开手,那被抓的地方已经清楚显出五条青紫色的手印,在一片雪白中格外触目。  「那天,你下了车,我也跟了下。远远的跟着你,幸好没被你发现。我一直跟你到你开的那家服装店,在雨中我发誓一定要得到你。」  「回到香港,我毫不犹豫地买掉我的公寓,那是我唯一的财産。揣着卖房得来的八十万,我来了这 ,住了下来,打探你的一切。我知道直接和你接触会令人怀疑,于是先认识阿伟。之后的一切你应该都知道了。对了,你现在不能动、不能说话,是因爲我给你吃了一种麻药,药性可能会持续到明天早上。」  大佬的手已经探入裙中,一直到大腿的尽头,中指与食指隔着纯棉的亵裤轻抚着她的私处。  蔡少芬面色已经白得没有一点血色。听完大佬讲的故事,她几疑自己是在梦中,但被捏着生痛的大腿,还有在少女最隐秘处游动的手,将她拉回现实中来。  她是个普通的邻家女孩子,长这麽大还没出过远门。虽然漂亮、聪慧,个性又倔强,但毕竟才二十二岁,没见过大风大浪,遇到这样的状况哪会不怕得六神无主,不知所措。  「虽然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但我决不后悔,只要能够得到你。」大佬搂着蔡少芬的脖子,猛地俯下身,精厚的双唇覆着她涂着银红色唇肓可爱的小嘴上,粗暴地顶开她细碎整齐的皓齿,将舌头伸入其中。  「唔唔……」蔡少芬也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面对大佬的野蛮进袭根本没有抵挡的可能。她的舌尖被大佬牢牢地吸住,力量是如此巨大,她简直怀疑是否会给连根拔去。粘粘的唾沫不断从他口 渗到自己的嘴 ,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恶心让她极想呕吐。  大佬一连吻着,空着的双手隔着衣服摸着她的身体,很久,他才心满意足地擡起头,「真是太爽了,你真让我兴奋!」说着大佬瞪着血红的眼睛,先脱去了她的外衣,然后一颗颗解开她衫衣的纽扣。  「不——」蔡少芬的声音低得只有自己能够听见。她开始后悔,后悔自己怎麽不长眼睛,明明是只禽兽,这半年多来居然没察觉,还当他是好人;她开始怨恨,自己怎麽会喜欢上阿伟,他就人长帅一点,既没钱也没脑,生生地把自己往火炕 推,要不是他急着要那三十万,怎麽会有今天的事发生。  「哦!美极了。」衫衣敞开了,蔡少芬用的是名牌「戴安娜」的蕾丝花边胸罩,做工非常精良。大佬又一次看到乳房间那深深的沟,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  他的手伸至蔡少芬的背后,摸索了半天也没找到搭扣,仔细一看原来是在前面。  他屏着呼吸,用颤抖的手解开了搭扣。  「啊!比我想象中还美十倍。」大佬已经无数次幻想过她乳房的模样,当梦想成真,那份美丽还是超过出他想象。  蔡少芬的乳房与身材绝对是完美的本配,乳房很丰满,需要两只手才能完全的捧得住。乳房与肤色一般的白皙,即使仰躺着也依然向上高高的挺立,其硬度与弹性应该是相当强的。大佬虽然玩过数百个女人,比她波大得不少,但却没一个这麽坚挺的。  大佬先是伸出手来,轻轻在外围边缘抚摸着,将乳房前后推动,他证实了自己的判断,乳房的硬度相当的强,无论指尖按上去,又或弄得改变位置与形状,只要一松手,就与原本一模一样。摸着摸着,大佬开始兴奋起来。  他的身体 有着极其强烈的野兽欲望,原来压抑着,一旦爆发出来是绝对的可怕。  大佬双手开始大力地抓、开始拚命的揉、开始重重的捏,开始疯狂地扭。他「杰杰」地怪笑着,美丽的双乳在他手中不断变幻着各种稀奇古怪的样子。他更俯下身,重重地压她身上,嘴也一起参与了战斗。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屋外风雨越来越猛烈,蔡少芬虽然手不能动、口不能言,但痛苦却是真真切切,所受的耻辱也是真真切切!  「怎麽办?他太可怕了!简值是个野兽!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我到底做错了什麽,上天要这样惩罚我!」  编者按:  这上天本不就不公平。在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数以万计的女人被强奸。在她们流着泪在男人胯下呻吟的时候,你有什麽感觉?相信每个人感觉是不同的。  有人觉得愤怒!  呵,你是个正义人士,佩服!  有人觉得怜悯,不忍!  呵!你很有同情心,是个好人!  有人在觉得怜悯或愤怒的时候,觉得有些刺激!  哦,这是人的本性。特别是越高贵、越不可企及女人被强暴时,也许这种感觉会更强烈。不要去刻意压抑,但也不要失去理智。  当然也有人会觉得很兴奋、很刺激,恨不得那个男人就是自己。  哦!内心这样想的人不会太少吧!不敢做是因爲怕法律的制裁。这也是本性吗?黑暗的本性?  有时我也在想,强暴不过是一种千百年来道德观念的形成的畸型産物。男、女平等,对性的需要应该也差不多,凭什麽玩妓女要给钱(当然现在也有妓男,毕竟是少数,忽略不论)?爲什麽女人不去强暴男人。想想战争时间,要是一个男人被俘虏了,最残酷的刑罚是让女人挨个去强奸他,是不是很好笑。  不过人只有去适应这个社会,个人的力量不足以扭转乾坤。所以「强暴」这个我认爲是一种千百年来道德观念的形成的畸型産物,无论是情色电影、情色图片与情色文学都有巨大的市场。  这个话题在这 不深入展开,毕竟是在说故事,不是在探讨「强暴」表象与深层含义的时候。  我只觉得「强暴」令我兴奋,仅此而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