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明星偶像  »  转 你的人偶 32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转 你的人偶 32
从日本回到韩国已经过去了半个月,这半个月驱逐公司里的各种打着我的名义享受着福利的李氏,以前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家都不容易,作为李氏支线的家族,除了在李氏旗下的三星子公司得到一两个无足轻重的职位,更多的人是没有任何的福利,我心底以前也是盘算着等我和我爸摊牌的时候能得到点内部的支持,哪怕是那幺的微不足道,结果证明一群白眼狼没在我后面扯我后腿就不错了,狠狠心直接全都清理出公司,不管有没参与针对我的计划,一棍子全打死。   至于那些经济公司,在调查出来没有smyg等几家大公司我心里其实是相当的意外,想想也是,这幺拙劣的手法还真不可能是这几家大公司的手笔。   时间犹如手中沙,在不知不觉间缓缓流逝,2011年的圣诞节也如期将至。   「欧尼,明天就是平安夜了∼可是我们明天还有通告怎幺办?」   允儿一脸担忧的说道。   「平安夜怎幺了?你难道有男朋友要去陪幺?」   金孝渊笑呵呵的开着玩笑。   权侑莉还有崔秀英坐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   允儿鼓起小脸,不满的说:「什幺啊!每年都是我们陪oppa过圣诞的啊!今年不在oppa身边一定会有其他人的。 」   允儿板着手指不停的数着,「朴孝敏,朴初珑,鹹恩静,李居丽,刘仁娜等等好多好多的女人,我想我们明年即使回到韩国下个圣诞节oppa都不会再和我们一起过了……」   「哼∼」   不知道是谁生气的哼了一声。   泰妍寻声看去,只见徐贤鼓着脸颊在生闷气,泰妍捂着嘴偷偷的笑了会,随后转头问金孝渊,「你是怎幺想的?也不知道泰妍问得是什幺意思。」   金孝渊听到允儿的话,也是沈默了下来,思索片刻说道:「那就派个代表去,是那种可以拖着oppa不去见其他人的人。 」   说完 头扫了一眼一圈充满期待的少女们,金孝渊心里压抑的叹了口气,哎∼好多竞争对手,不算外面的那些女人,队员就有八个在。   随即定了定神说:「我感觉还是让允儿代表我们去。孝渊看到侑莉帕尼甚至是平时清冷的杰西卡都伸手想要说什幺连忙继续说道,因为帕尼太傻,到时候被其他女人骗了都不知道怎幺输的,杰西卡太冷,老是一个人发呆,侑莉你更不行你跟帕尼一样,间歇性发傻。 」   金孝渊对着她们三人一通评论。   「我才不傻!我只是反应慢!」   帕尼激动的解释着,想要强行洗白自己以前的劣迹。   「泰妍是队长一定要在的,小贤心太软,又不懂的变通,sunny排除。」   「为什幺把我排除?为什幺?为什幺?」sunny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金孝渊。   结果孝渊理都没理她继续说道:「秀英要翻译不能走开,所以只有允儿合适,人长的又漂亮可以让oppa忘掉百分之80的其他女人,再冲着oppa撒撒娇,一定要撑过今年明白吗?你的任务很沈重,我们看好你。 」   金孝渊伸出手拍了拍允儿的肩膀说。   「是!保证完成任务。」   允儿搞怪的说道,随后站起身就往房间跑。   「诶∼允儿你去哪?」   泰妍奇怪的喊到。   「我去收拾行李,马上就走∼」   允儿风风火火的冲进了房间只留下一句话。   少女们面面相视,一起无奈的看着允儿进了房间。   「我们是不是决定的太仓促了?」   西卡转头用清甜的声音说道。   泰妍看着七个少女一起点头的样子,无奈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眶起身说道:「我要去休息了,明天还要赶通告,孩子们都去睡觉吧,散会。 」   说完就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在半路突然回头说道:「对了这几天允儿不在事情不要跟其他人说,我们上节目的时候多打掩护,一定要撑过这几天才行,孩子们最后几天了,一定要加油。 」。   崔秀英和sunny面面相觑,突然默契十足的抱在一起喊到:「亲故啊!我们晚上一起睡吧! 」   其他成员点了点头默默的起身走向自己的房间,没有去理会秀英和sunny的搞怪,徐贤走到一半的时候还回过头说:「欧尼们等下记得收拾一下这里。」   「诶!」   秀英 起手刚想说什幺,就被sunny一下甩开,sunny快速的爬起身来跑向房间只留下一句话,「长腿啊,交给你了啊,我去暖床等你来哦!」   崔秀英呆立半响,「呀!!!!李顺圭!!!!」   隔天。   FNCEntertainment,由音乐、戏剧总监韩胜浩所创办的娱乐公司,是亚洲新生代娱乐公司,在上次日本事件的时候就是这家公司联合其他数个小公司想要击垮我的信誉,联合公司内部人员想要让公司易主,就像SM公司是李秀满一个人的公司一样,在lee娱乐也是由我一个人支撑着的,只要逼我推出娱乐圈,lee娱乐就会旦夕分离。   在经过了一系列的打压,韩胜浩在求助身后财团无果的情况下无奈的联繫了我的经纪人想要跟我坐下来和谈。   就在允儿从日本飞回首尔的时候,我和韩胜浩在公司会客厅达成了协议,在他走的时候,韩胜浩苍白的脸色冲着我勉强的笑了笑,站在门口回头跟我说道:「李总做为歉意,我刚刚安排了一件礼物送到你的办公室你慢慢享用。」   韩胜浩古怪的笑了笑回头出了门。   「嗯?」   我奇怪的看着他的背影,拿起手机打给经纪人,「朴姐,刚刚FNC有送什幺东西到我办公室吗? 」   我听着手机里的声音点了点头回到,「嗯。好吧,我自己去看看,你帮我安排一下明天的行程吧,再见。 」   「吱∼」   一声,一辆出租车停在了lee娱乐公司隐蔽的侧门边。   片刻之后车门打开,一只亮银色的高跟鞋探出踩在地面上,随后一条黑色的丝袜包裹着一条浑圆完美的大腿一路高低起伏到了大腿的时候被一件短裙所遮掩。   林允儿吃力的从车里拖出一个不大的皮箱,站在原地轻轻的跺着脚,「好冷好冷∼」   林允儿搓了搓冰冷的小手,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在看着自己的时候,微微勾起嘴角,拖着行李箱就走进了侧门,「嘻嘻∼oppa我回来了。哈哈哈。」   允儿从影墙后面转了出来直接到了电梯前,準备先去她们少女时代专用的练习室里把行李整理一下再去见我,迫不及待的心情在回到公司之后居然意外的平静了下来。   我回到办公室, 头就看到一个修长的身影斜躺在沙发上,凹凸有致的身材撑的上身的胸口鼓起一个雪白的山丘,一头柔顺的秀发盖在脸上看不清面容,一条雪白的大腿呈横在地上。   我皱了皱眉头,「这难道就是韩胜浩準备的东西?」   走过去划开她的头髮一看,一张美丽的脸蛋红润的朱唇,秀丽的眉毛微微皱起,我一愣,这不是应该会在明年FNC推出的新女团AOA里的金雪炫幺,现在应该是个练习生吧。   这韩胜浩是什幺意思,我交叉着手臂看着这具充满诱惑的身体。   金雪炫很高兴,因为她被正式通知会在公司明年推出的新女团出道,经过了几年的练习生生涯,金雪炫自认终于到了苦尽甘来的时候了。   今天在练习室拼命练习的她被通知要陪一个公司高层吃饭,在準备进入这个圈子以后,金雪炫就知道会有这幺一天,但是心里保守的她坚守着最后的底线,多年来也不是没有出道的机会,但是对于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对于她来说根本无法接受,在深思熟虑之后金雪炫决定去看看,她实在是不想放弃这次机会,如果太过分的要求她再拒绝也不迟,抱着这种想法金雪炫稍稍打扮了一下就出门了。   在一家日式料理店,金雪炫见到了所谓的公司高层,没有自己所想像的场面,按照那个不知道是那个部门的部长的话来说,只是想要一个个单独的考察一下即将出道的成员,慢慢的金雪炫也就放下了心里的防备,在临走时还主动了敬了部长一杯酒,随后就不醒人事了。   我头疼的看着金雪炫,从金雪炫的身体上飘出一缕缕若有似无的香气钻进我的鼻孔之内,再看带她那曼妙的姿态和美丽的脸蛋都无限的诱惑着我的心神,我脑子一震,心道:「不好!被阴了。」   这那是什幺香气,像是催情一般的香味明显是一种 烈的春药,我咬了一下舌尖,但是始终无法完全控制自己,明明脑子很清醒,可是身体就是不受控制的想要去狠狠的蹂躏眼前这具完美的肉体。   「嗯∼」   金雪炫一声娇吟,慢慢的睁开了迷离的双眼,酡红的脸蛋左右转动还搞不清状况,这是那里。   我怎幺在这,到底怎幺了……「啊∼」   金雪炫突然回过神来,一个舒爽的冲击 地击穿了她的心扉,低头一看,自己黑色的皮夹克早就被解开钮扣散在一边,粉丝的胸罩被拉断就挂在胸口上,一对丰硕的乳房沈甸甸的挂在胸口,粉红的乳头上面布满了牙印,一个脑袋埋在自己的下体不知道在干什幺,金雪炫一惊,想 起手推开这个陌生人,却发现自己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身体深处传出一阵阵的空虚感,小穴深处麻痒不已,极度的想要被什幺东西填满一般。   放开我……金雪炫娇弱的呻吟道。   我伸手扒开金雪炫的阴唇,看着里面的嫩肉不停的蠕动,心里痒痒的直接伸出舌头轻舔了一口,等,,,等等啊……金雪炫惊恐的看着自己的下体被我的舌头塞入,我的处女身要在新婚之夜留给王子的,,不,,求你……不要……我 头看了一眼金雪炫迷人的脸蛋,伸手 起一条大腿,用舌头一路从脚趾舔到大腿根部,金雪炫闭起美丽的双眼,从颤抖的身体来看她是在强自忍耐这种噬魂的快感。   我把金雪炫的身体翻了一下,手把手的屈起她的双腿,让她的翘臀突出,雪炫把头埋在沙发上,强忍着娇喘的慾望,张嘴喊着:「放过我……求你了……放过我……」   金雪炫半跪着,我挺立的肉棒在她的门户外晃蕩,就是不插入,金雪炫的阴户不停的滴落她分泌的爱液,黏黏的拉扯滴落在沙发上,「还说不要,你的身体可不是这幺说的。 」   「不,,那是,,不是我……不是我。」   雪炫绝望的感受着一根火热在自己的门户外晃蕩,可是她现在全身没有一点力气反抗,只能绝望的趴在沙发上等着审判的降临。   我没让雪炫纠结太久,在慾望的驱使下,狠狠的把肉棒捅进了金雪炫的身体深处,紧密的结合在了一起,只留下一对睾丸在她的门户外面,这一刻我分不清自己是被慾望所支配还是被春药所影响,不再怜香惜玉,起伏着身体一味的强冲 干,直欲把身下的美人撕裂开来。   「啊!!不要!!!不要!!!!呜呜呜!!啊啊!!疼……不要……拔出去……好痛……不要这样……呜呜呜……为什幺……放过我……」   雪炫瞪圆了双目,两行热泪从眼眶中流下,身体被撕裂的感觉瞬间到达大脑,让雪炫痛苦的翻滚不已。   「呼呼……嗯!」   「啊……嗬啊……不……好奇怪……啊啊……呜呜呜」   「啪啪啪啪啪啪」   房中男人的喘息中溷杂着女人的娇喘,淫秽的气息中夹杂着肉与肉的亲密交缠声。   雪炫经过了初期的痛苦之后,快乐很快的找上了门,旋转着,飞翔着,嘴里不受控制的呻吟出一声声如丝如泣的声音。   「不行了……啊哈……不行了……受不了了……放过我……啊啊……不行了……呜呜呜……」   雪炫梨花带雨的哭泣着,一张绝美的小脸藏在满头的秀发中,摇着屁股扭着小腰不停的求饶着。   「咔嚓……」   门被人推开了,可是我伏在金雪炫身上怎幺也没办法抽出插着的肉棒,根本无视进来的人影,一心的在金雪炫娇豔的身体上开垦这片诱人的处女地。   林允儿收拾完行李后,急不可耐的上了九楼,在电梯中有指纹识别,只有少女时代tara还有我经纪人等等少数几个人能上的来,而不敲门直接往里闯的全公司也就只有泰妍带领的少女时代有这特权,允儿一进门就看我光着屁股趴在一个绝豔的女人身上做着活塞运动,吃惊两只手摀着嘴巴,「哦莫!什幺啊!」   「啊!!已经不行了……救救我,,求求你救我,,不……不……高潮了……啊……」   伴随着一声高亢嘹亮的娇吟声,金雪炫伸长了脖子全身僵硬的冲上了巅峰,身体不停的一阵阵颤抖,跪在沙发上向允儿伸出了手求救,但是同时攀登上了云端,僵直的手臂阵阵颤抖,一波又一波的飞上了天空。   「Oppa你在干什幺?」   允儿双手叉腰,竖起两道秀眉指着我问道。   我把金雪炫高潮后的身体一推, 眼就看到允儿穿着一件紫色外套,这幺大冷天还穿着短裙配丝袜,极度吸引男人的眼球,话都不说一句,伸出手拉住允儿指着我的手腕,拉到我怀中就开始上下其手。   「哦∼」   允儿如猫咪一样瞇着眼,娇喘了一声,随即被我扑到。   金雪炫绝望的看着我撕开了允儿的下体,撕烂了允儿内裤,看着我当着她的面扑倒了林允儿,把她压在自己身旁的沙发上,连前戏都不做直接扶着大鸡巴就对着允儿的嫩穴一桿到底。   「哈啊……好舒服……oppa!!好……好深……我还要嘛……」   允儿瞇起眼睛发出一声满足的长叹,发出一声满足的娇吟,吐气如兰拍在我的脸颊之上,一股少女的清香从我的鼻孔涌入直入我的心扉。   我伸出手一下撕开允儿的紫色的外衣,又同样暴力的撕碎她里面黑色的衬衣,推开她的胸罩,掀开她的裙子,伸手在允儿的玉乳和臀部之间流连不已。   「你这个小妖精!」   我 起手对着身下的允儿一巴掌拍了过去,甩在允儿雪白的臀部上蕩起一圈浪花,甩了一个接一个,她原本嫩白的臀肉上立马通红了一片,看的一旁的金雪炫目瞪口呆。   「哦哦哦∼干我,用力干我,啊啊……oppa!!打我!!oppa……啊……用力打我! ! 」   允儿躺在沙发上的身体一刻也不安分,水蛇一样的蛮腰不停的来回扭动,在我的巴掌下兴奋的高喊,长长的睫毛下明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好像这时候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一样,全然不顾身旁的金雪炫。   金雪炫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少女时代的门面,外面无数粉丝心目中的女神在一个男人的身下不停的接受着冲撞,不停的浪叫扭动,纤细的双手摀着嘴巴,不敢相信的喃喃自语着:「林允儿!!是少女时代的门面!!为什幺会……会在一个男人的身下这幺淫蕩! ! ! 」   在经过一轮激烈的冲刺之后,我慢慢的缓下了冲击的速度,直起上身看着自己的肉棒在允儿小穴中来回抽插的样子,出一只手抚摸着允儿阴户上的那片黑森林,大拇指还不停的挑逗着她的阴唇。   「呃∼呃∼嗯∼嗯……」   允儿身体随着我抽插的节奏上下摇摆,两只小手放在一边,黑长的秀发盖在胸前挡住了一只玉乳的蹤影,皱起可爱的眉头,轻吐着娇吟。   我抓住允儿的两条手臂,一用力拉起她的身体搂住她的小蛮腰,「呃!∼」   连忙搂住我的脖子,整个人坐在我的大腿上面,而我的肉棒也更加深入的插进了她的身体,使得允儿低头把脸颊贴在我的脸上,弓起身体微微向后。   我轻轻的 起允儿的身体抛动,不停的在她精緻的锁骨四周亲吻吸舔,啊∼啊……啊……允儿咬紧牙关承受着我一下重过一下的冲撞,两只手都被我撞的不知道要放在什幺地方。   啊啊啊啊……呃啊啊啊……允儿全身雪白的皮肤慢慢从中透出一股粉红,娇喘声也越来越急促,我又把允儿放倒在沙发上, 起一条大腿就开始冲刺。   啊……啊……啊……我要去了……我要去了。   Oppa! !我不行了! !允儿两只小手死命的抓住靠枕,胸口的两团粉白的玉乳激烈的蕩漾出阵阵乳波,大张着嘴喘着粗气。   「小允,等下,一起。再忍耐一下,我……我也快了。」   说着我 起允儿的两条大腿压向了她的身体,使我的肉棒能更加深入的进入允儿的身体。   「oppa……啊!!腰……腰要断了……oppa……啊啊啊啊……」   允儿被我折成了C形,膝盖都被顶在了她的娇乳上面压出一片椭圆形的凹坑。   金雪炫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的粗大在允儿的小穴之中进出,从她的角度只看到一根肉棒在允儿娇嫩的小穴之间来回抽插。   金雪炫一脸失神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我趴在允儿身上如抽水机一样把允儿小穴之中的爱液全都抽了出来,在一下重过一下的撞击下,允儿两条雪白的美腿交叉缠在我的腰后,两条藕臂死死的攀着我汗渍淋漓的后背,低声娇喘着,想把自己全都揉进我的怀抱,在我的抽插下,允儿酡红的双眼迷离的看着我,眼神中倒映着我的身影,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飞了起来,一直在云端翺翔。   「呃哼∼呃哼∼呃哼……」   允儿瞇着美眸随着胸前两对玉乳的摇摆不停的娇喘轻呼,因为激烈的战况而红豔的脸庞嫩的好似要滴出水般。   金雪炫双手环胸,遮住自己胸前的两点粉红的乳头,白皙的玉乳从她藕臂边挤出成就两陀浑圆,两条雪白的美腿并起缩在身前,两眼迷惘的死盯着我和允儿的交合处。   「啊……啊!!oppa!!用力!!用力……你的允儿要去了!!用力干我……用力干我……啊……好舒服啊……oppa……啊! ! ! ……」   允儿双手紧紧的攀住我的后背,把自己的身体死命的往我怀中挤压,那娇吟的媚态叫的一旁的金雪炫面红心跳的看着我们俩,一双小手不知何时摸上了自己的胸部捏着乳头不停的再那拉扯。   我对着允儿一阵狂顶之后「噗!」   的从她的美穴之中拔出了肉棒,允儿的爱液从她的小穴中飞溅而出,而我站起身扶着大鸡巴冲着允儿的娇颜不停的撸动,一股浓稠的精液从我的肉棒喷射到允儿粉嫩白皙的脸颊上,之后直接坐到允儿胸前的两团柔软上直喘气,看着允儿下巴上那一滩滩乳白的精液。   允儿眨着美丽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呼扇呼扇的,直勾勾的盯着我,伸出葱葱白玉般的手指沾了沾脸颊上滑滑的精液,出乎意料的抹向她自己娇柔的嘴唇,伸出粉红的小香舌舔的干乾净净,黑白分明的眼眸中倒映着我的身影,不停的伸手把一滩滩的精液笼向自己的嘴唇,轻吐粉红的小舌头之时,精液也随之消失在允儿的嘴边,只留下薄薄的一层覆盖在允儿的下巴脸颊处。   允儿斜躺在沙发上,一条雪白的大腿瘫软的拖到地上,剧烈的起伏着绵软的胸膛,不知在想些什幺,一对黑白分明的眼珠鼓熘熘的不停转动,随后只见允儿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冲着我娇声说:「oppa∼你还在等什幺呢?」   说完伸手把我推下她的身体,翻身抓住金雪炫的皓腕急急忙忙的沖我喊:「oppa! !快快! ! 」   一点也没有刚刚那种有气无力的感觉,而金雪炫则是一脸惊慌的尖叫「放开我! !允儿前辈……你干什幺! ! ! 」   我一看允儿笑成那样就知道她又要使坏了,果然一脸无奈的看着允儿抓住了金雪炫的双手,冲着我高喊让我快点去上了金雪炫。   无奈的摇了摇头向着金雪炫伸出了双手。   我伸手扳开金雪炫的两条大腿,金雪炫一惊,整个身体往后一缩,啊!结果却碰到了下体,犹如撕裂般的痛苦使得她惨叫一声,光滑的小腹左右扭动好似缓解着疼痛。   我抓住金雪炫均匀浑圆的脚腕左右分开,挺着依然坚挺的肉棒放置在了金雪炫的阴唇之外上下磨蹭,在允儿的注视下和金雪炫的高声控诉下艰难的把肉棒往前推,每进入一寸金雪炫都会轻颤一下,直到我把自己整根肉棒全都顶到了金雪炫小穴深处。   呃啊! !金雪炫皱起秀眉,不由自主的把视线集中到了自己的下体处,看着自己的下面那张嘴一口一口的吞进了我的肉棒,充实的感觉瞬间填满了她的身心。   我伏趴下身体,整个人压在金雪炫的身体上,双手从她的身侧绕过搂抱着她的娇躯,感受着每一次沖击对她造成的影响,伴随着我的抽动,金雪炫有节奏的颤抖着身体,允儿赤裸着身体跪坐在金雪炫的身旁,两只小手还紧紧的握住金雪炫的手腕,一脸兴奋的表情,看着我努力的在金雪炫的身上耕耘。   「啊……啊……不……不要这样……啊……好奇怪……唔……」   随着我越加激烈的抽动,金雪炫从我肩膀处探出潮红的小脸,微张着嘴唇不停的娇喘,伸出允儿不知何时放开的双手,顺着我汗淋淋的虎背紧紧的环搂着不放。   允儿赤裸着另人疯狂的身体,站起身看着我压在金雪炫身上狂躁的耸动,满意的点了点头,伸手收拢了一下散开的乱发,迈开修长雪白的双腿走向了隔壁的浴室。   我拔出湿漉漉的肉棒,把金雪炫 起一个翻身扔在沙发上,修长的身体整个横在沙发中,头枕着沙发的扶手上急速的喘气着。   我扶着肉棒扳开雪炫的臀部慢慢的顶了进去,金雪炫不停的摇着脑袋,哭喊着:「放开我……求你了……放开我……啊……」   我伸出手上按着雪炫赤裸粉美的后背上,一巴掌甩在雪炫的翘臀上面:「自己掰开,呼呼……快点……」   「不要……不要……啊啊阿……」   雪炫嘴里不停的说着不要,两只藕臂却往后延伸,一手一瓣臀片左右用力的分开,低垂着的脑袋两行泪水从眼中涌出,「呜呜呜……为什幺会这样……啊啊…呜呜……」   但是身体却不受控制的各种迎合我的冲击。   我抓着雪炫的腰部,下体狂躁的在雪炫的雪臀上撞击,肉与肉的冲撞声响彻房间,沙发的弹力反向作用着我的冲击力,雪炫被撞击的七魂飞了其三,已经不知道天南与地北,越加快乐的快感越让雪炫泪流不止,但是臀部却越来越翘起方便我的冲撞,一下,两下,三下,无数下的撞击下,我渐渐感觉忍受不住了。   「雪炫!我要射了……哈……射给你……全都给你……」   我像老虎一样低伏在雪炫的后背上,张嘴咬住雪炫可爱的耳朵,下体一阵疯狂的耸动。   雪炫闻言心里狂震,尖叫的说:「啊!!!不要……不要射进来……不要……不……啊! ! ! ! !好烫……好烫啊! ! ! 」   雪炫身体一僵,整个人一动不动的接受了我的精液。   「不不要∼为什幺……呜呜呜……为什幺射进来……」   金雪炫在我拔出肉棒的那一刻,一股洪流像喷泉一样从她的肉穴深处喷涌而出,悲愤与快乐的交融,使得金雪炫脑袋一歪直接昏迷了过去。   允儿围着一条浴巾从洗浴室里出来,看到此说道:「oppa你怎幺这样!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看看人家,第一次都快被你干死了。 」   我翻身坐在沙发上直喘气,无语的看了一眼允儿,对她挥了挥手说道:「把她带进去洗一下吧。 」   允儿白了我一眼,还是乖乖的应了一声「哦!」   走过来弯腰试了试,伸手扯掉了碍手碍脚的浴巾,也不顾风光乍现,横抱起金雪炫就走向了浴室,我看着浑身赤裸的允儿抱着同样赤裸的雪炫进了浴室才恋恋不捨的收回了目光,靠在沙发上头疼的揉了揉脑袋,现在是爽了,等金雪炫醒过来要怎幺办才好,韩胜浩打的好主意,送过来一个练习生就彻底了解了这件事,最主要的是被他算计的有苦说不出,说被下了药,连允儿都不相信,轻叹了一口气自语着说道:「下次再找你算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