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综合  »  凌辱兽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凌辱兽
望月安奈是一位女教师,有一个弟弟叫明秀,由于父亲常不在家中,因此…先回到家的明秀,在二楼的房里等待安奈回来,可是等到晚饭时间也没有见到安奈回来。 「加纪,姐姐呢?」吃饭时装出毫不在意地问。 「听说大小姐今天要晚一点回来,听说有杜团的活动。」 明秀的心里想:「她是在躲避我,今天晚上一定要让她知道我的厉害。」快到十一点时安奈回到家里,在客厅看书的父亲良夫说:「妳回来啦,加纪要我告诉妳洗澡水还是热的。」 「对不起,爸爸,我回来晚了。」 「妳已经不是小孩了,我不会贵备妳。我要睡了,妳要把灯关好。」 明秀站在楼梯中间偷看这种情形,等待安奈走进浴室悄悄地走下楼。 推开门时,她脱下的衣服已经放在篮子里,安奈在乌玻璃的门里的。 明秀脱下衣服就打开乌玻璃的门走进去。 安奈正背对着门,搅动浴缸里的水,从腋下看到丰满的乳房和挺起的雪白圆润屁股,明秀的肉棍已经膨胀起来。 「妳回来的真晚。」 说着把手放安奈的肩上,这时安奈的身体颤摙一下急忙回头。 「明秀…」看他的脸,然后又看挺起的肉棍,急忙移转视线。 「我想和妳一起洗澡。」 「不行…如果爸爸知道…」 明秀猛然捉住她的头髮连续两个耳光。 脸的疼痛使她张开嘴说不出话来。 「不想让老头知道就乖乖听我的话。」 话还没有说完又是一记耳光。「为什幺不回答!」 「知道了。」眼睛含着泪。 「姐姐,这样很可爱。」 坚硬的肉棍碰到她的鼻子。 「快来舔。」 安奈好像认命似的闭上眼睛,把龟头含在嘴里。 中午在补校的教室里射精过,可是年轻的肉棍好像不知疲劳地在她嘴里更膨胀。 对明秀而言任何专业的泡沫女郎,都不如明秀这种犹豫的、生疏的舌头动作会带来更大刺激。 「好了。」快要射精前停止,「姐姐站起来。」 安奈站起来时,明秀在海棉抹上香皂。 「妳还没有洗吧,今天我帮妳洗。」 「我自己会洗。」还没有说完,明秀的拳头已经打在她的肚子上,那是毫不留情的一击。 安奈抱住肚子弯下身体。 「妳不乖乖听话,还有更痛的。」抓住她的头髮拉起脸。 「你不要粗暴。」 这时候又挨了一记耳光。 「多少有一点效果了吗?」 「饶了我吧!」忍不住蹲在地上恳求。 「那幺,妳要请求说,请给我洗身体。」 安奈的手扶在浴缸边说:「请给我洗身体吧。」 照他的话做时,明秀用海棉从安奈的手臂开始洗,对美丽的双乳洗得特别仔细。 洗完上半身他就蹲下来从脚尖开始洗修长的腿,从脚踝到膝盖,然后到健康丰满的大腿。 尤其是从背后向上看,在大腿上面的圆润屁股,美得让他窒息。对明秀来说,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全裸的安奈。 这样忍不住叫一声把脸靠在安奈雪白大腿上。 (太美丽了!) 他的心里只有这样一个念头,觉得用海棉洗太可惜了。 用舌头、嘴唇在富有弹性的大腿上舔,把脸靠在充满弹性的屁股上,舌头伸向那里的浅沟。 「把腿分开大一点。」 「啊…饶了我吧!」安奈用双手摀住脸。 可是明秀不理会她的要求,钻进修长的双腿间,嘴唇压在大学女生粉红色的阴唇上。用手指轻轻拨开,在那里的粘膜的每一部份仔细地舔,不知道是过份的兴奋还是尝悦,明秀的舌头深深进入安奈体内的同时流下眼泪。 安奈的肩在颤抖,但还是在磁砖的地上採取四脚着地的姿势,屁股对着明秀。 只是看到雪白丰满高挺的屁股,明秀已经失去理智。 很久以来认为她是天上的天鹅,自己是赖虾蟆的明秀,现在看到的安奈是自己露赤裸的屁股,等他来侵犯。明秀在她背后跪下,双手抓住柳腰。 安奈咬紧牙关不使自己哭出来,到这个时候还说这种话,想到他是不成熟的少年,安奈觉得自己非常可怜。 有几次捅错地方,但终于年轻粗壮的肉棍深深地刺进来。 安奈忍不住发出哼声,可是和公园里失去处女时的疼痛比较,就轻多了。 不仅如此,当对方开始律动时,在下体还产生快感的电波,原来强烈的羞耻感也逐渐被那种快感沖走。 突然地明秀律动的速度加快,很快地随着连续的哼声,明秀的身体发生甜美的痉挛,火热的精液射在安奈的下体里。 「求求你,今晚就饶了我吧。」 从浴室回到卧房的安奈向跟来的明秀哀求。 「不行,今晚要彻底地干,谁叫妳避开我晚回来。」 明秀完全陶醉在自己能控制美女的虐待狂的兴奋里。 「在我回来之前穿上这个。」 明秀从衣柜里选的,是安奈偶而在房里做健身运动时穿的紧身衣。 明秀出去后没有多久手里拿着一样东西回来。 「妳真漂亮。」看着穿上高开叉的紧身衣的安奈说。 「这是为妳準备的。」明秀的手上拿的是有鍊条的狗环和马鞭。 安奈皱起眉头。 「妳不要动。」说完就把狗环套在安奈的脖子上。 「我们去散步吧。」 「你说什幺?」 露出惊慌的眼神看着明秀。 「在房里也许会把别人吵醒,快来吧。」明秀说着用力拉铁鍊。 就在这剎那马鞭打在露出一半的美妙屁股上。 这种疼痛和用手掌打的不一样,安奈忍不住发出尖叫声。 「不要叫,跟我来。」 安奈不得已只好跟在明秀的后面。 穿紧身衣虽然不觉得冷,但究竟是在室内穿的衣服,感到很难为情。而且明秀并没有这样就放过她。 从裤子口袋里拿出小刀,就从胸前隆起的部位割开两个洞,于是丰满的乳房就从洞完全暴露出来。 「明秀,这样…」想用双手掩饰时,马鞭打在她的手上。 「妳再这样就不给妳穿这个了。」 安奈只好放下双手。虽然已经是深夜,但在自己家的院子里露出乳房,还是感到很难为情。 少许犹豫时马鞭立刻打在屁股上,趴下时明秀就骑在背上,铁鍊变成马缰。 「走啊!」 明秀摇动身体,皮鞭不停地打在暴露出来的屁股上。 「你不要大声叫。」 「那幺妳就快走。」 安奈摇摇摆摆地在草地上开始爬,总算在草地上爬了一圈。 「很好,要给妳奖品。」 从安奈的背上下来,拉开裤子的拉鍊,把肉棍拿出来。 「还不快含在嘴里。」 肩上被打一下,安奈只好跪在那里把萎缩的肉棍含在嘴里,那是今天刚射完第二次精的肉棍,可是在嘴里很快地又膨胀起来。 「舔的动作愈来愈好了。」 因为刚射过精的关係,明秀没有急迫的样子。 明秀把肉棍收起来,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条绳子,在安奈的背后把双手捆绑。 明秀拉铁鍊。 「要去那里。」 「妳不要问。」明秀从后门把安奈带出去。 住宅区里很清静,路上看不到一个人。可是在路上仅穿紧身衣,又露出双乳被铁鍊牵着走的样子实在无法忍受。 「明秀,有人看到怎幺办?」 「那幺妳就快走。」 安奈除了服从以外没有其他办法。 双乳暴露在大气里感到有一点凉,大概走十分钟后被带进公园。 「妳还记得吧,这里是造成我和姐姐发生这种关係的公园。」 安奈向公共厕所的方向瞄一眼立刻把头转过去。 「我不要在这里。」 「是吗?我就要在这里干。」 牵着铁鍊让安奈坐在公园的椅子上。 在不远的椅子上坐着一对情侣。不过这里是住宅区,公园并不大,也没有偷看的色情狂。坐下后明秀立刻伸手摸安奈完全暴露出来的乳房。 「安奈,妳的乳房真美。」 明秀用情人的口吻说,然后用手抚摸高耸的肉球。把顶端的乳头含在嘴里。 坐在另外的一个椅子上的情侣,发觉穿有洞紧身衣的安奈,露出好奇的表情向这边看。 「有什幺关係,想看就给他们看。」明秀用另一只手抚摸紧紧合在一起的大腿根。 「把腿分开,脚放在椅子上。」 「不要在这里…」还没有说完头髮就被拉住。 「我可以把妳的衣服剥光,然后丢下妳一个人在这里。」 这个鲁莽的年轻虐待狂很可能做出那种事,安奈只好低下头分开美丽修长的双腿,然后抬起脚放在椅子的边缘。 「就这样不要动,动了我就不答应。」 明秀说完就蹲在地上,把脸靠近安奈分开成M字形的双腿中央。 在大腿根有一块黑色布掩盖,黑色的布形成倒三角形,上面的部份隆起,下面的部份陷入大腿之间的肉缝里。 伸出舌头在肉缝的位置上舔。 舌上有了健康的汗水和体臭混合而成的味道,明秀又好像忍不住似的在黑布上吸吮。 安奈也好像忍不住地蠕动屁股,透过紧身衣的布送进来的呼吸和舌尖蠕动的感觉。一方面很幼稚但也很微妙,刺激正在开发中的情感。 (我不能有这种感觉。)心里虽然这样想,但丰满而敏感的二十二岁女人肉体很快就无法自制。 从日晨先脸开始在餐厅里、电车里、补校的电梯里、教室里、回家后的浴室里,连连受到明秀的手指和舌头的玩弄。 明秀又拿出小刀,拉起紧身衣最窄小的部份,伸进小刀从内侧向外割断。 安奈警觉过来,把双腿紧闭,被切断的紧身衣立刻缩短到肚脐和屁股上。 「快分开腿。」明秀一面说一面用力分开安奈的双腿。 安奈的全身开始颤抖,美丽的脸孔染成红色。虽然已经被他看过多次也受到他的玩弄,但在公园的椅子上就显得特别难为情。 「真得美极了。」明秀仔细地看一阵,然后把脸靠过去伸出舌头轻轻舔。 在这剎那安奈的下腹部有了反应,和刚才透过布的情形不同,舌头直接舔在那里,使一直盘旋在体内的官能的慾望猛然冒出。 「姐姐有性感了吗?」 安奈闭上眼睛摇头。 「可是流出这样多的水了。」明秀的手指把大学女生粉红色的花瓣向左右分开。 分开后的花瓣内侧,因为花蜜发出湿润的光泽。 「明秀,太难为情了。」 「实际上是很舒服了吧。现在,给妳这样弄吧。」 把里面的粘膜分开,然后沿着粘膜用舌头舔。安奈忍不住发出甜美的啜泣声,身体在椅子上向后仰。 明秀的舌头从粘膜的溪谷间向微微露出头的粉红色肉球舔过去。 从安奈雪白的大腿向膝盖产生无比的美感。大学女生的小肉球在花蜜的润湿中开始充血膨胀,明秀的嘴含住后吸吮。 忍不住发出很大的声音,安奈下意识地抬起屁股,然后微微张开眼睛,果然坐在另一个椅子上的情侣正在向这边看。 强烈的羞耻和性感,使她的性慾更昂奋。 这时候明秀的舌尖又开始在粘膜洞口的四周活动,同时他的鼻尖摩擦膨胀的小肉球。 就在这剎那安奈的身体完全陷入在快美感里,现在她第一次产生高潮。 明秀解开她捆绑在后面的双手,让安奈趴在地上。 「在公园里爬一圈。」 她虽然穿着紧身衣但最重要的部份已经切断,乳房和屁股完全暴露出来。 「这样才更适合妳,快爬吧!」 赤裸的屁股被打,安奈就像狗一样在公园里爬。这样的残像,她很想大哭一场。 逐渐向那一边的一对情侣接近。安奈退缩,可是明秀当然不会答应。 「让她们仔细看看妳这种样子吧。」 明秀一面说一面伸出手摸安奈的屁股。安奈低下头向情侣的前面爬过去。 坐在椅子上的情侣,好像已经忘记自己的寻乐,露出好奇的眼光看着爬过来的安奈。 「你看,那是什幺?」女性轻声问。 「那是把自己淫秽的部分露出给人看就会感到快感的变态。」 「还有这种人,可是为什幺要戴狗环呢?」 悄悄说话的两个人,当安奈真的来到面前时又急忙闭上嘴。 来到情侣的正前方时,明秀拉铁鍊让安奈停下来。 「安奈,学一学小狗站起来的样子。」 安奈惊愕地抬头看明秀。 「快点!」冷酷地说着挥动手里的皮鞭。 她已经知道任何哀求都没有用,而且到这个地步,也无法摆出高雅的态度。 安奈抬起上身,双手在胸前弯曲,做出小狗站立的姿势。 「很好,现在转三圈后学狗叫。」 安奈趴在地上在情侣的面前爬。 「汪!」学狗叫声。 椅子上的情侣紧紧靠在一起,惊讶地望着安奈的表演。 「现在是小便,要像狗一样地抬起一条腿。」 对这个动作安奈还是感到犹豫,叭的一声皮鞭打在屁股上。 「妳不做就把妳丢在这里。」 安奈咬紧牙关,慢慢举起右腿。 「我们走吧。」情侣也许感到害怕,互相催促对方离去。 「都是妳慢吞吞的关係,一定要处罚,到椅子上面去把屁股挺起来。」 安奈脸对着椅背跪在椅子上。 这样的姿势会使丰满美丽的屁股完全从紧身衣暴露出来。可是这时候安奈发觉自己的阴部已经湿润到自己也难为情的程度。 毫不留情的皮鞭连续打在就是夜晚也能看到的雪白屁股上。 丰满的屁股很快地红肿起来,明秀淫邪的手在上面抚摸。 「姐姐,这里很热。」 「啊…饶了我吧。」安奈流着眼泪恳求。 「不想挨打就尿尿。」 「唔…我尿…」不由己的这样回答。 明秀让她採取蹲在椅子边的姿势。 「尿不出来…」 下腹部不是完全没有尿意,但在这种地方实在尿不出来。 「妳不尿就不回去,也许马上有其他的人来看到。」 手里拿皮鞭的明秀冷酷地说,还站在前面注视安奈的大腿根。 「快一点!」皮鞭又打在她的肩上。 这时候从丰满大腿的溪谷间流出小水流,很快变成洪流打在地面上,但很快又变成水滴。 「只有这一点吗?」 安奈红着脸低着头轻轻点头。 「好吧,下一次要先让妳喝够水再来。」   2 这一天明秀又叫安奈穿着性感的衣服上街走着。 从后面看,丰满的屁股有一半从热裤下露出来,还有修长赤裸的腿,脚上穿的是后跟很高的凉鞋,鞋带一直缠绕到膝盖上,可以说非常性感。 安奈就这样在街上已经走三十分钟。 这是明秀的命今,明秀本人紧跟在安奈的身后,并没有做出其他的行为。 可是以这样的姿态走在大马路上,或到拥挤的百货公司里,使安奈嚐受到极大的羞辱。可是,很奇妙的这样走下去以后,安奈感到除了羞耻以外还有一种奇妙的昂奋。 当路上的人露出惊讶和好色的眼光偷看从上身露出来的乳房或从热裤露出丰满屁股和大腿时,安奈富有感性的身体就会产生使她自已都控制不了的性感。 安奈突然察觉,紧紧贴在花唇上的热裤,已经完全湿润。 「休息一下吧!」明秀拉着安奈走到陆桥上。 这里离开车站还有一段距离,所以行人比较少。 来到陆桥的正中央时,明秀从背袋拿出手铐,把安奈的手铐在陆桥的栏桿上。 安奈露出不安的表情,但眼睛多少有一点湿润。 明秀又拿出有带子的厚纸板套在安奈的脖子上,纸板挂在后背。 「什幺?」安奈想看后背的东西。 「这是我昨晚想出来的词句,我唸给妳听吧。我是好色的大学女生,喜欢的话可以任意地摸。怎幺样,这句话很适合妳吧。」 「不,我不要…」安奈感到非常狼狈。 「有什幺关係,让他们看个够,我去买东西等一下再来。」 「不,你不要走。」 可是明秀毫不理会地走下陆桥。 安奈剩下一个人感到害怕。 看到纸板上的字,也许以为在开玩笑,人们会笑一笑就走过去。可是看她的这种样子,说不定会有人当真。 这时候的安奈只好祈祷,在有人经过陆桥以前明秀能回来。可是明秀一直没有回来。 大概经过十五分从左边来了带着孩子的三十多岁的家庭主妇。安奈感到紧张,实在抬不起头来,假装看下面的车流。 那位主妇发觉安奈的惊人模样,是经过她背后的时候。开始时用疑惑的眼光从安奈的脚向上看,看到纸板上的字瞪大了眼睛。 从(这是怎幺回事)的困惑,变成(真讨厌)的眼光。 「妈妈,上面写着什幺?」可能读幼稚园的小女孩指着安奈的背后。 「没有什幺,快走吧。」用愤怒的口吻说完,拉着小女孩的手急忙走过去。 安奈这时候才鬆一口气,不过好戏还在后面。 第二个过来的人是拿着黑皮包穿着西装像推销员的男人。 这个男人走过去以后又回到安奈的背后站着不动。别人用好奇的眼光看,安奈已经受不了,可是别人看她的大腿或脚也不能提出抗议。 犹豫一回后好像下了决心,那个男人靠近安奈。 「请问,妳是一个人吗?」 安奈不由得回过头去,看到戴眼镜的男人露出好色的眼光,又急忙把头转过来。 「在这上面写的是真的吗?」 「不…是假的。」 「那幺为什幺要这样做。」 「是有恶作剧。」 「我给妳拿下来吧。」 看到那个男人伸手要合厚纸板,安奈急忙说:「不用了,就这样吧。」 「可是,会有误会的。」 「但不这样挂着等一等会挨骂。」 「谁?」 「挂上这个东西的人。」 「原来如此,挂上这个的人是许可摸妳的。」 说完之后就用手摸穿着热裤的屁股。 「啊,你不能这样…」安奈全身都紧张地扭动屁股。 男人的手,毫不客气地摸起她丰满的大腿。 「妳不要动,妳也不希望别人发觉吧。」 男人在安奈的耳边轻轻说,然后拉热裤的拉鍊。 「不、不能这样。」 「不要紧,这里很少有人经过,不用在意。」拉开拉鍊就把热裤拉到脚下。 「啊…」 安奈不由己地抓紧栏桿。在热裤下穿的是黑色的比基尼式三角裤。明秀选的不仅是腰部,连臀部也是用带子做成的,所以从后面看有一半的屁股暴露在外。 当然从经过下面的汽车而言,安奈的下体是在死角里,可是在白天的陆桥上露出下体还是比什幺都难为情。 她的丰满大腿和屁股,还有大腿根都只好任由那个男人抚摸。 男人的手指终于到达三角裤的腰上。 安奈闭上眼睛,奇妙的是这样在随时会有人看到的地方被男人抚摸身体时,全身会发出甜美的感觉。 但不知为什幺,这男人的手突然离开三角裤拿着皮包就走了。 安奈向那个男人逃走的相反方向看去,原来有几个脚穿胶鞋,从打扮就知道可能是在附近工作的工人。 安奈真想哭出来,本来就穿着挑拨性的服装,现在连热裤也被拉下去,只穿着性感的三角裤。 这样的打扮当然会吸引那些男人们的眼光。 「哇,屁股全露出来了。」口口声声地说着包围安奈。 「这里还有字,我是好色的大学女生…」一个人开始唸纸板上的字。 「小姐,是真的吗?」 安奈拼命摇头。 「可是明明写着可以摸的。」 男人们的眼光都盯在安奈的屁股上。还没有动手是因为安奈太美了,一时不敢下手。 终于有一个人抱住丰满的屁股用脸在上面磨擦。就在这时其他几个男人的手开始摸安奈三角裤的里面、大腿,还有乳房,小小的三角裤立刻被拉下去。 「她的屁股太美了。」 说话的声音有一点沙哑,还有人流着口水舔安奈的大腿。 「喂,把她的腿分开。」好像是工头的人一面这样命令一面拉开裤前的拉鍊。 修长的双腿,被男人们粗大的手左右分开,工头抓住腰就立刻把发出黑光的肉棍一下子插到底。 太大的东西使安奈呻吟。但痛苦在剎那间就消失了,当男人有节奏地抽插时,四肢都产生强烈的快感。也在这时候想到明秀要她说的话。 (我是被虐待狂。) 虽然不愿意相信,但她的身体是诚实的。 「嘿嘿嘿,这个女人有性感了。」在旁边看的男人说话时有一点口吃。 安奈拼命地咬紧牙关,告诉自己不扭动屁股,不要发出声音。 就在下面有汽车经过的陆桥上,好像唯有这里变成真空状态,配合着男人粗暴的活塞运动,安奈的身体发出自己听了都难为情的磨擦时产生的水声。 男人把火热的精液射出来的同时,安奈也发出尖叫般的声音,立刻有第二个人插进来。 像洪流般从身体里涌出来的强烈快感已经无法控制,安奈完全抛弃自尊心,双手抓紧栏桿,挺起美丽的屁股,配合男人的动作前后扭动。 在一个人结束,另一个人用沾满汗水和泥土的髒手抱住她屁股的短暂时间,她都感到时间太长。明知这样太羞耻,但还是忍不住像挑拨男人一样地扭动屁股。 安奈这时候已经忘记下面还有汽车经过。 男人从背后用肉棍深深刺入蜜唇里,同时还有其他男人的手摸双乳。在无比甜美的呜咽中,安奈连连达到高潮洩身。 在男人们满足两次离去后,安奈的身体沾满汗汁和精液,就那样不停地哭泣。 「妳终于堕落成母狗了。」明秀回来后一面说一面解开手铐。 「你,看到了。」 「嗯,从那个大厦屋顶上看的。」安奈瞄一眼背后的医院。 「我以后会变成什幺样子?」 「我会折磨姐姐变成最淫邪的母狗,站起来吧。」明秀用手拉安奈的臂。 「我累了。」安奈喃喃地说。 「快站起来!」一个耳光打在安奈的脸上,可是安奈仍旧呆呆的坐在那里。 「站起来!」第二个耳光打在脸上,但安奈仍旧没有站起来。 耳光的声音不大,但单调地继续打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