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我的娇妻与爱女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我的娇妻与爱女
本篇最后由 苗栗小五郎 于 2020-5-15 14:24 编辑 Contents严选免费成人小说风流俏妇        疯狂姐姐教弟弟做爱       变态姊姊        我和我妹不下千次的性交        神雕别传倚天屠龙别记        兄妹相姦        女代母职        出轨之母        都市极乐后宫        巨物的优势纵慾女教师        爱跳肚皮舞的妈妈        家政美人        我同学的可爱女友        小龙女淫记        猎豔别让你的太太去外企上班       熟女护士长的媚肉        我的娇妻与爱女        淫悦假期        我的女工生涯淫肉医院        新家庭狂欢        与妲己的同居生活        完全摧花手册之地狱天使         大雄的性事  村子不大,只有五六十户人家,这里山林茂密,溪流综综,的确是一个小小的世外桃源。村里土地不多,所以粮食产量不高,但我们村有一个很大的桃园,出产的水蜜桃可是全国有名的,我想,村子叫桃园倒是名副其实的。  那个年代,文革的滚滚洪流席捲神州,这个偏僻落后的小山村也未能倖免。公社给村里下达的地富反坏右指标难坏了村长贾长贵,村民们个个勤劳朴实、与世无争,还真难找出「阶级斗争新动向」,最后在公社书记的严厉威逼下,贾长贵苦苦思索了几天后,居然将我们家划成了富农,理由是我爷爷解放前曾经在农忙的时候请过外地人为我们家打过短工收割庄稼。  这下子,我家就惨了。公社书记亲自坐镇,在我们村搭了檯子,带来的民兵端着枪押着五花大绑的我父亲上台批斗。几次批斗下来,脾气暴躁的父亲也不得不老实了,儘管他皮糙肉厚,身体上的折磨对于他来说不算什幺,但心理上的屈辱使得他的性格变得阴冷。  我的出生总算是给家里带来了一丝喜气,因为比我大两岁的姐姐是个丫头片子,不能承继香火,所以父亲不喜欢她,早就盼着接下来能有个男孩,我的到来满足了父亲的心愿,所以他很宠我,给我起了个名字叫袁智勇,大概是希望我智勇双全的意思吧。  可是随着我慢慢地长大,父亲越来越不喜欢我,因为我身体单薄,性格懦弱,在外面经常受人欺负,动不动就哭鼻子,父亲认为我根本不像他,没有一点男人的气概。因为阶级斗争,父亲在村里很孤立,导致他在家里脾气更加暴戾,打骂老婆孩子成了家常便饭,常常是我在外面受了欺负回家哭诉不但得不到同情和安慰,反而会遭到父亲的二次毒打,使得我对父亲畏之如虎。好在有温柔善良的妈妈和活泼大方的姐姐,家里的气氛才不至于那幺冰冷。  我打小就非常依恋母亲,吃奶吃到7岁,这件事至今仍在我的老家是个笑柄。  母亲也极溺爱我,总是尽她的最大努力满足我的任何要求,在那个艰苦的年代,我在家里的伙食是最好的,父亲虽是一家之主,脾气也不好,但在吃饭方面也很照顾我,有一点好吃的总是让我先吃,也许是希望我的身子骨能养得壮实点儿吧。  姐姐也很宠我,什幺事都让着我,有时候我耍赖皮想激怒她,甚至不讲理地打她,她也容忍,最多就是委屈地眼含珠泪,自己跑到没人的角落偷偷地哭泣。姐姐从小心灵手巧,干家务活是一把好手,干农活也是行家,可我不明白的是为什幺她就是学习不行。  我们村有一个小学,五个年纪五个班,每个班有十几到二十几个孩子不等,学校有两个老师,一个教语文,一个教数学,这两个老师都很喜欢我,因为我一直都是学习成绩最好的,儘管我学习一点都不刻苦,但我一点就通、一学就会,在学习方面极具天赋,老师们逢人就说咱们村要出大学生了,这使我们一家人都因此脸上有光。  我家只有一间老房,还是爷爷在的时候盖的,父母结婚后家境不好,儘管院子很大,却没钱再盖一间了。一家人一年四季挤在一个炕上睡觉,我小的时候只有两条被子,父母盖一条,我和姐姐盖一条。但我贪恋母亲温暖的怀抱,总是挤到父母的被窝里,只有在母亲的怀抱里,手里摸着母亲暄腾腾的大奶子才睡得香甜。父亲无奈只好和姐姐挤到一个被窝里,直到姐姐十二岁的时候,母亲才又缝了一个被子,这样姐姐和父亲各有一条被子,我仍是和母亲一个被窝。  不过,我经常半夜醒来发现母亲不知什幺时候跑到父亲的被窝里了,有时候还发现他们半夜在被窝里打架,父亲嘴里发出一声声的嘶吼,母亲嘴里却是压抑的呜呜声。我很吃惊,却不敢出声,对于父亲的惧怕已经渗透到了我的骨子里,即使白天父亲发怒殴打母亲和姐姐的时候我也从来不敢劝架,最多是在一旁陪她们掉眼泪。我把父母夜里打架的事情告诉姐姐,姐姐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小声对我说那不是打架,让我别管。  姐姐是我们村子里最漂亮的姑娘,完全继承了母亲的美貌。听村里人讲,当年母亲17岁嫁到我们村,就是那时候最漂亮的小媳妇,多少小伙子老光棍的眼睛都直了,父亲因此成为了村里最值得羡慕的男人。而姐姐逐渐出落得更胜当年的母亲,而且性格泼辣豪爽,小嘴能说会道,连临近的几个村都知道姐姐的芳名。  姐姐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等她长到15岁,开始有人提亲的时候,一场大灾难从天而降,几乎毁灭了我的家庭。  那时候父亲还是偶尔会被拉去批斗,但次数已经明显少多了。虽然我家仍然顶着富农的大帽子,但也许是多年来已经习惯了,父亲在家里也很少发脾气了。  更让父亲高兴的是,生产队安排他去看守果园,这可是个美差,不但不用干体力活,工分也高,这样的好事在以前从来都不会落在我家的,都是村里跟村干部关系好的那几家的专利。儘管要每天夜里抱着铺盖捲去守一个月,但父亲毫无怨言,尽心尽责。  不过,让我感到奇怪的是,有一天半夜醒来,我突然发现母亲不见了,问姐姐,她也不知道。深更半夜的,我俩也不敢去外面找,姐弟俩在一个被窝里提心吊胆地捱到快天亮的时候,母亲才疲惫地回家,告诉我们说她去偷偷地看望父亲去了,怕父亲晚上肚子饿,给他送点吃的。随后母亲很严肃地叮嘱我和姐姐,这件事不能说出去,即使跟父亲都不要提。  之后隔三差五的,母亲就会半夜失蹤,我就会钻到姐姐的被窝里,让姐姐搂着我睡。姐姐的怀抱也很温暖,可她却不让我摸她的奶子,任凭我撒娇耍赖,就是不许。  但是,有一天早晨,母亲披头散髮地跑回家,告诉我们说父亲出事了。我和姐姐还没明白是怎幺回事,进来几个人抬着父亲的尸体,父亲脸上的表情是我今生都无法忘记的,他的眼睛睁得圆圆的,一脸愤怒至极的表情。村里人说,父亲监守自盗,半夜偷生产队的桃子被村长发现,慌不择路掉下山崖摔死的。随后这件事作为阶级斗争的典型上报公社,我们家刚刚失去顶樑柱,又蒙此大羞,母亲一下子憔悴了许多,经常一个人呆呆地发愣。  村长在那夜追捕父亲的时候摔瘸了腿,跟我们家成了仇人,村长媳妇每次看见我母亲都咬牙切齿的。  不过,住我家隔壁的村会计刘长海是个好人,经常过来看望我的母亲,每次来都带点好吃的给我。我家没有厨房,以前都是露天烧锅做饭,刘叔亲自张罗着给我们盖了一个厨房,这样母亲做饭就不怕颳风下雨了。  有刘会计的照顾,家里逐渐恢复正常了,母亲总算有了笑脸。可姐姐好像很不喜欢刘叔,每次他来的时候姐姐都怒目而视,从来不搭理她。可刘叔并不生气,照来不误。  有一天,半夜醒来,我发现母亲又不见了。问姐姐,她却说没事,不用管,然后把我揽进了她的被窝。我吃惊地发现姐姐哭了,问她是不是母亲出事了,姐姐说没有,母亲一会儿就回来了,让我赶紧睡吧。  第二天我问母亲她半夜干什幺去了,母亲的脸一下子红了,吭哧半天,说她去茅房了。  我又缠着姐姐问她夜里为什幺哭,姐姐却不说。我自作聪明地认为,姐姐是因为她的婚事而烦恼。父亲出事以后,就没什幺人来我们家给姐姐提亲了,偶尔来提亲的还都是那些名声不好的老光棍,姐姐自然是坚决不同意。我知道,跟姐姐年龄差不多的姑娘都有了婆家,可我们这个家,不但穷,还是富农,父亲的死留下了坏名声,也难怪姐姐嫁不出去。  我小学读完顺利地考上了镇中,刘叔送我一辆自行车方便我上下学,儘管是一辆旧车,但很好骑。学校的图书馆是我最爱去的地方,那幺多的课外书让我如醉如癡,小说里那些男女情爱的描写让我对性有了朦胧的嚮往。?初二上学期,一天淩晨我被尿憋醒,无意中用手一摸晨勃的阳具,一种陌生的强烈快感传来,我从此迷上了手淫。手淫时,我脑海里经常出现的是小说里那些男女接吻做爱的描写,可惜都是空洞虚无的。对女性神秘玄奥的身体,我充满了渴望和探求慾望。  进入青春期的我,最想知道的是女人下身的那个部位到底长得什幺样,可惜那时候没有黄色录像和色情画报,一本科普读物的女阴插图都让我着迷,浮想联翩。  家里的厕所在院子的一角,用土坯垒成,很简陋,里面只有一个蹲坑,入口用土墙遮挡一下外面的视线,没门没帘,男女共用。里面有人解手的时候,如果听到外面有人想进来一般是出声示警,这样就难免出现撞车的情况,好在都是自家人,并不觉得多幺尴尬。而且每家每户基本都是这样,大家也都习以为常了。  自从进入性的萌动期,我就常想趁解手的机会偷窥母亲和姐姐的下体,几次在她们入厕时我蹑手蹑脚地靠近后突然闯入,可惜看到的都是她们蹲着,从我的角度啥都看不着,我又不敢将身子俯下,那样也太明目张胆了。唯一幸运的一次是我闯入时姐姐正好起身,我惊鸿一瞥之下,看到了姐姐下体一片乌黑的阴毛,在白皙的大腿根部形成鲜明的对比,我感觉血一下子沖上头顶,有点眩晕……没  等细看,姐姐已经提上了裤子,而我也假装误入,匆匆退出。  本以为只有我这样的男孩子才有这样的龌龊心理,可后来我发现母亲和姐姐也有几次在我上厕所的时候故意闯进来偷偷看我的那个部位,印象很深的是有一次我站着撒尿,听到外面有脚步声,我照例乾咳了一声,但母亲仍端着一盆髒水进来,一边倒水,一边用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涨硬的鸡巴,那眼神毫不掩饰,甚至很贪婪。倒把我弄得很囧,赶紧将刚撒完尿还有尿滴的阳具收进裤子里,母亲也不声不响地出去了。  中考前,我的学习成绩已经有点滑坡了,每天脑子里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自然影响学习成绩。而且因为频繁手淫的关係,整天也精神萎靡。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在家吃过午饭后躺在炕上午睡,醒来发现母亲和姐姐都不在家,忍不住又将手伸进裤裆里手淫起来,感觉裤子碍事,我索性将鸡巴掏出来捋动,脑海里一会儿回忆情色小说里的男欢女爱场面,一会儿又想起母亲和姐姐的美丽倩影,姐姐凹凸有致的苗条身材在我的脑海里顿时变得那幺性感诱人……正弄得性起,忽然门吱扭一响,姐姐突然进来了。都怪我刚才太入迷了,没  有听到姐姐的脚步声,此时想遮掩已经来不及了,粗硬挺翘的大鸡巴赤裸裸地暴露在了姐姐的眼前……姐姐一扭身出去了,可旋即又回到屋内,我正手忙脚乱地整理衣服,姐姐脸红似血地盯着我,忽然朝我走过来,我大窘,心想姐姐不会因为刚才的事情而发怒打我吧?  姐姐坐在我身边,盯着我的眼睛,语气却是温柔地对我说:「你什幺时候开始那样的?」  我知道姐姐指的是什幺,低下头吭吭哧哧地小声回答说:「有一年多了……」  姐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语气更加温柔地问我:「你那样……是不是因为很想……女人?」  我羞愧地无地自容,低着头小声地说:「姐姐,我错了……我不该这样。」姐姐见我的窘样,反而扑哧一乐:「勇子,其实这也很正常,你长大了,也该想女人了。」  姐姐这一笑,缓解了尴尬的气氛,她的话里似乎包含着理解、宽容,甚至是鼓励?我心神一蕩,抬起头看着姐姐娇豔如花的俏脸,斗胆反击:「姐,那……你想男人幺?」  姐姐脸一红,犹豫了一下,轻咬嘴唇,羞道:「我记得有一句话,『哪个少年不锺情,那个少女不怀春?』跟姐年纪差不多的女孩子没结婚的也有对象了,可姐姐还是没着没落的……姐姐也想好了,如果找不到喜欢的男人,姐姐就一辈子不结婚,就守着咱娘过一辈子。」  姐姐的境遇一直是我的心头之痛,如果不是生在这样的家庭,提亲的恐怕早就踢破门槛了……姐姐可怜,我又何尝不是?我将来想要找一个漂亮媳妇的希望更是渺茫。  我跟姐姐真是一对同命相怜的苦命人啊!  姐姐幽怨的样子是那幺楚楚可怜,我的怜惜之心油然而生,忍不住轻轻地拉住姐姐柔滑的小手,信誓旦旦地说:「姐,你放心,如果没有别的男人要你,你还有我呢,我照顾你一辈子……」话刚出口,我就有点后悔,因为这句话隐含的意思更像是在挑逗。  姐姐的脸更红了,水汪汪的大眼盯着我的眼睛,柔情似水地说道:「勇子,你真是我的好弟弟。你有这份心意,姐姐很感动,姐姐这辈子也会对你好……」说着,娇软的身子轻轻地靠向了我的怀里。  我的心顿时怦怦狂跳,顺势揽住了姐姐的肩头,情不自禁地在姐姐的脸上轻吻了一下,嘴唇触处,姐姐俏脸上的娇嫩皮肤滚烫如火。  「姐,我想亲你一下……」我在姐姐的耳边低声祈求。  「嗯。」姐姐声如蚊咛,轻轻地闭上眼睛,迎上了我凑过来的嘴唇。  我吻上了姐姐饱满的樱唇,感觉是那幺的柔嫩、香甜,一只手偷偷地抚上了姐姐鼓耸的胸部……  姐姐的身子在我怀里一下子变得僵硬,随即又浑身酥软,嘴里的喘息加重,却没有阻挡我的贼手在她的胸前抚摸揉捏。  我和姐姐的初吻都没有经验,姐姐紧闭双唇,我也不懂得要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只是贪婪地吻吮她的嘴唇。但这个吻却是我迄今为止最销魂的一次体验。  姐姐的温柔和顺从纵容了我的色胆,我的手伸进了姐姐的裤腰。姐姐一激灵,将手伸过去阻挡,但我不由分说,径直下探,终于摸到了我朝思暮想的女性隐私地带,柔滑的阴毛掩映下,温润细腻的阴肉给我的手指从没有过的触感。  姐姐轻叹一声,放弃了拦阻,撤出来的双手使劲地抱在了我的腰后。  我得寸进尺,提出了更为大胆的要求:「姐,我想看看你……的身子!」姐姐没有马上回答,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我,好一会儿才说:「你真的……特别想看?」  我赶紧点头,知道今天的收穫肯定不小。  果然,姐姐犹豫了一下,轻轻地点了点头。  我如获圣旨,将姐姐轻轻地放在炕上,动手去解姐姐的裤子。姐姐抬起屁股,配合我将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脱了下来,却害羞地并紧了双腿。  我俯低身体,将姐姐的双腿温柔地分开,眼睛贪婪地盯着那姐姐那少女刚刚发育完成的美妙阴户,白皙的大腿根儿,乌黑的阴毛如同细密的小灌木丛,往下便是那粉红的两瓣阴唇紧紧地闭合在一起,强烈的色彩对比和反差构成了一幅美丽的图画。  我越凑越近,鼻端触到了姐姐柔细的阴毛,一股热烘烘的骚香扑鼻而来,我忍不住伸出舌头轻轻地舔了一下那两片诱人的唇瓣……姐姐嘴里发出「啊」的一声娇叫,竟有点像父母夜里「打架」时母亲嘴里的淫声浪叫。她的双腿一下子绷得笔直,阴唇缝隙之间悄悄地渗出一滴清亮的液珠……  我毫不犹豫地舔进嘴里,一股鹹鹹的、骚骚的味道,我觉得这简直就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  姐姐又「啊」的一声惊叫,双手伸过来推我的头,急急地说道:「别……那儿髒。」  我还没看够,姐姐已经起身,毅然决然地提起裤子,对我说:「不能再这样了,姐姐心里好害怕。」  我还没说话,姐姐就有些慌乱地赶紧走了。  之后的几天,我心绪难平,甚至激动得彻夜难眠,脑海里总在幻想着跟姐姐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一切,一边想一边更频繁地手淫。  白天,当我好不容易逮着机会想跟姐姐重温旧梦的时候,却遭到了当头一棒,姐姐严肃地告诉我,我们毕竟是姐弟,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姐姐让我忘记那次的事情,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中去。  我不甘心,继续纠缠她。姐姐被我缠得没有法子,最后跟我下了最后通牒,如果我这次中考考得不错,她会再给我一次机会,否则这辈子都别再想了。  我知道姐姐的脾气,别看她外表温顺,其实是个很有主意的人,她如果做出了决定,别人是休想改变的。  我答应了姐姐的条件,开始收拾心情,发奋学习。  中考总算结束了,我考得还不错。既可以上中专,也可以上高中。母亲知道后,既高兴又担忧,高兴的是我离上大学的目标越来越近,担忧的是家里的经济来源少得可怜,我继续求学的费用让她愁眉紧锁。  隔壁刘会计的儿子刘强跟我同班,也是我唯一的朋友,他今年考的分数比我差3分,决定上县城的农校。农校是新开的中专,毕业后大部分会分回老家当农技员,但户口就转成了「非农业户口」,也算是吃皇粮的了。刘强说他父亲给他规划好了人生,回来后接他的班,将来村长、村支书、镇长、县长……农校还有个好处,就是上学的费用低,每月还有二十多元的伙食补助,基本上不用家里花钱。  我知道家里的经济状况,就跟母亲商量也上农校。母亲知道这样就等于断了我上大学的路,心里也有些难过。同时,她也很欣慰我的懂事,这样家里就不会为我上学而发愁了。而且将来还回老家,能在她身边,也是母亲很乐意的事情。  姐姐知道后,跟母亲一样,眼神里流露出的既有惋惜,也有讚许。我趁机提出要她履行承诺,姐姐俏脸红如朝霞,用纤纤的手指在我的额头轻轻地杵了一下,娇嗔道:「小色狼,你果然没有忘了这事,放心吧,姐姐答应你的事,肯定会做到。」  开学前的一天上午,母亲到隔壁刘会计家给我做在学校住宿用的被子,因为刘婶不但人长得漂亮,而且心灵手巧、热情大方,刘家的房子又大又漂亮,所以母亲才将被面和棉花拿到隔壁去请刘婶帮忙一块做被子。  家里只剩下我和姐姐,我沖姐姐使了个眼色,姐姐会意地莞尔一笑,我赶紧屁颠屁颠地去关上院门,回来又将屋门闩好,发现姐姐已经脸红红的坐在了炕沿。  姐姐咬了咬嘴唇,平静地对我说道:「勇,姐姐今天答应你,不过你也要答应姐姐三个条件。」  姐姐的神色让我有不祥的预感,我赶紧点头,心里忐忑不安。  姐姐低头想了想,态度坚决地说:「第一,姐姐今天可以让你看个够,但你只能看,不许摸,更不许用嘴……舔。」  我一愣,迟疑着不愿意答应,因为这跟我的预期相差较远。  姐姐看我的态度,嗔怒道:「怎幺,你不答应?那就算了!」说着就要起身。  我赶紧让步,忙不叠地说:「姐,我答应,我答应!」姐姐微微一笑,继续说:「第二,这是最后一次,你以后不要再有这个念头,有也没用!」  看姐姐口气坚决,我知道说什幺也不顶事,只好哭丧着脸点了点头。  姐姐安慰我说:「这也是为你好,你将来还要谈对象,结婚,姐姐不想影响你。」  看我还想争辩,姐姐摆了摆手,继续说:「第三,咱们姐弟的事,你对任何人都不许说,让它烂到你的肚子里。」  这条我没什幺意见,痛快地答应了。  姐姐高兴地上炕,自己将衣服一件件地脱下来,整齐地摆放好,便仰躺在炕上。  盯着姐姐的赤裸娇躯,我猛嚥口水,姐姐身材匀称,皮肤白皙,两只细瓷小碗一样的乳房,顶端是两颗粉红的小乳头,浑圆的臀部下两条纤细的美腿,真是一幅动人的美人图啊!  我凑过去,热切的目光聚焦在了姐姐的胯间,色迷迷地说:「姐姐,你把腿张开。」  姐姐娇吟一声,将头扭到一旁,闭上了眼睛,分开了双腿,还自己伸手把阴唇微微地扒开,让我看个仔细。  我将脸凑到近前,眼神饥渴地盯着女性的圣地,那里不仅是女性最隐私的部位,还是生命的源泉,是男人最渴望的世外桃源……Contents严选免费成人小说风流俏妇        疯狂姐姐教弟弟做爱       变态姊姊        我和我妹不下千次的性交        神雕别传倚天屠龙别记        兄妹相姦        女代母职        出轨之母        都市极乐后宫        巨物的优势纵慾女教师        爱跳肚皮舞的妈妈        家政美人        我同学的可爱女友        小龙女淫记        猎豔别让你的太太去外企上班       熟女护士长的媚肉        我的娇妻与爱女        淫悦假期        我的女工生涯淫肉医院        新家庭狂欢        与妲己的同居生活        完全摧花手册之地狱天使         大雄的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