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综合  »  看老婆被轮姦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看老婆被轮姦
(一  我和老婆惠蓉结婚已近三年,由于我精虫太少致尚无子息,再加上时工作繁忙,疏于房事,使老婆不时感到空虚寂寞,终于让色狼有机可乘。  那天晚上正巧家中电视故障,老婆提议到隔壁昆博家看第四台,我想既是邻居,虽然昆博是本村的大流氓,该不会对我们怎样吧!  到他家门口我说:「昆博,我们家电视坏了,想来你们家看,好吗?」  昆博穿着一件短裤上身坦露胸膛还刺着青,黝黑的皮肤,健壮的体格令我老婆也看得下体湿润,粉颊晕红。昆博却也两眼盯着我老婆的身材直看,惠蓉穿着一件低胸上衣和短裙,里面是粉红色胸罩和内裤。  昆博于是安排我坐旁边,惠蓉坐中间,他紧贴我老婆旁边坐着。  昆博说:「渴不渴?我拿饮料给你们喝」  我喝了后全身无力但意识尚清楚,我老婆却全身发热,原来他在我饮料中下了迷药、在她的饮料中下了春药。  昆博见药效发作便说:「来!惠蓉,我们来看点精彩的」说着他已拿出色情影带播放。  萤幕上正有一对男女在交合,不时传来叫淫声令惠蓉想看又不敢看。  此时昆博也大胆地搂住惠蓉的腰并说:「惠蓉,你丈夫多久干妳一次?」  「讨厌,你不要说的那幺粗,我老公平时工作太累,一个月才和人家作一次」  「我的这根本来就很粗,不信妳摸摸看」  他拉着老婆的手去摸,惠蓉摸了一下马上缩回来。  「讨厌!我老公还在这裏,你别这样。」  「妳老公已被我下了迷药二小时内不会起来破坏我们的好事。」  老婆听了,似乎有了偷情的快感不再抗拒昆博,也害羞地轻靠在他健壮的胸膛。  他的手慢慢撩起惠蓉的上衣露出粉红色胸罩。  「哇 !妳的奶还真大,奶罩都快被撑破了,让哥哥好好摸个爽。」  「人家的乳房本来不大,为了来找你还特意去隆乳呢。」  想不到老婆为了心爱的姦夫,竟说出这种话,令昆博更加淫兴大发。  「好个淫蕩欠干的婊子,老子今晚一定把妳姦的爽死。」  此时他已用力扯掉惠蓉的胸罩,开始用手大力搓揉。 ------------------------------------(二)  昆博已开始爱抚惠蓉的乳房,一会儿大力捧起,一会儿轻扣乳头,令她闭目享受不已。  「啊……昆博哥,你摸乳的技术真是厉害,人家的乳房快被你挤爆了,啊……人家的乳汁快给你挤出来了。」  昆博此时也抬起惠蓉的头。  「宝贝,让我亲一下吧。」  这对姦夫淫妇正火热的四唇交接,他的毛手不时摸她左乳,再搓她右乳,令老婆连下体也扭来扭去,似乎淫痒难忍。  「宝贝,妳的下面好像很痒,让哥哥来帮妳止痒吧!」  昆博已伸手进入老婆的短裙内,摸到她湿润的三角裤。  「惠蓉,妳下面的淫水在流了,整件三角裤都湿答答的,妳的骚穴是不是欠干,才会流出这幺多淫水?」  「讨厌!人家的小穴就是欠妳这大色狼的淫棍插,才会淫水直流不停。」  此时昆博索性把老婆的窄裙脱下,使她全身光溜溜的,只剩一件三角裤,那支毛手已伸入了她的裤内,开始轻重有序的搓揉她的阴部。  「妳的阴毛还可真长,听说毛长的妇女较会偷汉子,是不是啊?」  「死相,你别笑人家嘛!」  「哈……,别害羞,哥哥今天会把妳这欠干的嫩穴干的爽歪歪,让妳享受讨客兄的快感,包妳一吃上瘾,以后没有我的大鸡巴来操妳就活不下去。」  此时昆博已脱下老婆的内裤,她的双腿害羞地夹紧,他的毛手却不放过用力在她的阴部搓弄。  「惠蓉,这样摸妳的小穴,爽不爽啊?」  「啊……,好哥哥,你在摸人家哪裏啊?好痒……好爽……不要……不要……不要停……。」  「这是女人家的阴蒂,只要被我摸上手,保证她拜託我用大鸡巴狠狠干烂她的骚穴。」  此时惠蓉因阴蒂被昆博搓得淫痒难耐,双手竟也主动爱抚着昆博裤裆内的阳物。  「人家快受不了了,好哥哥,小穴不能没有你的大鸡巴。」  「好,先把老子的烂鸟吸硬,再来插烂妳这欠干的水鸡。」  惠蓉已跪在昆博前面,脱下他的内裤,露出一根十多公分长又黑又粗的大鸡巴,令老婆害羞脸红。  「怎幺样?这支比起妳老公的谁较大较长?」  「讨厌,当然是你的老二较坏!」  老婆已含着昆博那支青筋暴露,又长又粗的大阳具吸允起来,还不时发出啧啧的声音。  「贱女人,顺便把我的睪丸舔一舔,哎呦,真爽。」  惠蓉也遵命地把他两个大睪丸含入口中舔弄,令昆博的鸡巴愈来愈胀大,看得半清醒又佯装昏迷的我也不禁下体膨胀起来。  此时昆博也忍不住老婆吹喇叭的技术。  「唉,妳吸烂鸟的技巧真好,快把它吸硬,等一下才能干得妳更深更爽。」  「唉……你摸得人家的小穴好痒,快受不了了……快……快……」  「快什幺,妳要说出来啊!」  「讨厌,人家不好意思说……」  「妳不说,老子就不干妳!」  「好嘛,快用你的大鸡巴干进妹妹的小穴,人家要嘛……讨厌!」  昆博才说:「既然妳的淫穴欠干,我就好好把妳操个爽快。」  想不到老婆在春药发作下竟哀求昆博这个大淫魔姦她,令我下体再次充血。  昆博在老婆哀求下,已把她从沙发抱起,想在客厅干她,老婆才说:「到房间去嘛,这裏有我老公在,人家会害羞。」  「放心吧,小蕩妇,他昏迷不醒至少二小时,够我们干得天昏地暗的。」 ------------------------------------(三)  当昆博把惠蓉吊足胃口,已準备如她所愿姦她,想不到他竟将我老婆放在我旁边的沙发上,老婆似做错事地偷瞄我是否醒来。  昆博:「小美人,我的大鸡巴要来干妳了,喜不喜欢?」  说着便握住那支经入珠的大鸡巴,顶在老婆的阴阜上搓弄,令她想吃又吃不到。  「啊!你别再诱惑人家了,快把大鸡巴插进来,啊……人家裏面好痒,快干烂妹妹的小穴。」  「妳的骚穴是不是欠干,快说,蕩妇!」  「对,人家的小穴欠你干,欠你插,人家小穴不能没有你的大鸡巴。」  「好,干死妳!」  说着昆博屁股一沈,大鸡巴滋一声干入我老婆那淫水四溢的肉洞内,只见昆博一边干我老婆,一边还骂粗话。  「这样干妳爽不爽?欠干的妹妹,干死妳!」还要求惠蓉被他干爽时大声叫春,以助淫兴。  「如果妳的水鸡被我的大烂鸟干爽时,就大声叫床,让妳老公听到妳被我这大色狼姦的有多爽,哈……」  「讨厌,你的坏东西又长又粗,每下都干到人家最裏面,啊……大龟头有稜有角,撞得人家子宫口,好重,好深,你的鸡巴还有颗粒凸起,刮得人家阴道壁好麻好痒……好爽……」  「小骚货,这叫入珠,这样凸起的珠子才能刮得妳穴心发麻,阴道收缩,淫水流不完啊,怎样,大龟头干得妳深不深?」  「啊……好深……好重……这下干到人家子宫口了,啊……这下干到人家心口上了。」  昆博就一边干我老婆那久未滋润的嫩穴,一边欣赏她胸前两个大乳房一跳一跳的,忍不住用手捧请搓揉。  「好妹妹妳的奶还真大,被我干得前后摇摆。」  「人家的三围是 38,24,36 啦!」  「妳的穴夹得真紧,还是没生过小孩的女人阴道较紧,干死妳!」  「人家的小穴平时欠男人干,又没生育过,当然较紧,倒是好哥哥你的大鸡巴比人家老公的还粗还长,让人家好不适应。」  「放心,以后若是妳的水鸡空虚欠干,就来让我的大鸡巴操它几百遍,就会慢慢适应,哈……」  「讨厌,你取笑人家和你偷情。」  经过一番打情骂俏,想不到平时端庄的老婆,竟喜欢听昆博说的这些髒话和三字经,真令我听的气炸,但下体又再次充血。  此时昆博要求换个姿势,变成他坐在我旁边,但骑在他上面的是我淫蕩的妻子,惠蓉已跨坐在昆博膝上,手握着他粗壮的大阴茎,上面还沾满她发情的淫水。  「对,用力坐下来,保证妳爽死。」  「啊……好粗……好胀……好舒服……!」  由于老婆面对着昆博,任由昆博双手抱住她的丰臀来吞吐大鸡巴,令她忍不住偷看一下自己的嫩穴,正被一支粗黑的大烂鸟一进一出的抽插,尤其昆博全身又黑又壮和我老婆雪白的肤色,形成强烈的对比。  再加上两人交合的叫床声,搭配着性器紧密结合的啪啪声,还有淫水被大鸡巴操出的滋滋声,再加上两人激烈交合的沙发咿哇声,真可拍成一部超淫大A片。 ------------------------------------(四)  昆博一边用手抱住惠蓉的臀部,嘴巴也大口吸吮老婆丰满坚挺的左乳,另一手则用力搓弄她的右乳。  「好哥哥,你真是人家的小冤家,下面的肉穴被大鸡巴抽插,连两个乳房都被你吸的好爽……啊……。」  「这样抱着相干的姿势,爽不爽?」  「这种姿势,我老公都没用过,他只会男上女下,这虽然有些难为情,但令人又羞又爽。」  「这是偷情妇女最喜欢的招式,连妳也不例外,待会还有更爽的。」  说着昆博就把惠蓉双腿抱起,并叫她搂住他的脖子,就这样昆博已抱着我老婆在客厅边走边干。  「小美人,这招式妳老公不会吧!这样干妳爽不爽?」  「讨厌,这样人家被你抱着边走边干,淫水也流得一地,好难为情,不过比刚才更爽……啊……」  由于昆博身材高大健壮,我老婆娇躯玲珑轻盈,要抱着如此白晰性感的淫娃进行各种奇招怪式的交合,对年轻力大的流氓昆博来说,自是轻而易『举』。  当他抱着惠蓉走到窗户旁时,正好有两只土狗在办事。  「小宝贝,妳看外面两只狗在作什幺?」  老婆害羞地说:「它们在交配。」  「就像我们在相干啦。哈……」  昆博露出姦淫的笑声,老婆害羞地头靠在昆博刺青的胸膛上。  「小美人,我们也像它们这样交配,好不好?」  此时昆博已把惠蓉放下。  「像母狗一样趴下,屁股翘高,欠干的母狗!」  容老婆也乖乖的像外面那只思春的母狗一样趴着,臀部高抬地等待昆博这只大公狗来干她:「昆博哥,快把人家这只发情的母狗干的水鸡流汤吧!」  昆博也色急的挺起那只大烂鸟『滋』一声插入惠蓉紧密的肉穴内,模仿外面那两只交配的土狗,肆意姦淫我漂亮的老婆。  「贱货,这样干妳爽不爽?」  昆博一边抽干老婆的嫩穴,一边也用力拍打她圆润的美臀:「妳的屁股还真大,快扭动屁股,贱女人!」  惠蓉被昆博像狗一样趴着抽插淫穴,连胸前两个大乳房也前后摇摆,令昆博忍不住一手一个抓住玩弄。  「啊……好哥哥……亲丈夫……你的龟头干的人家好深……好麻……好爽啊……你的手真讨厌,快把人家的奶子捏破了!啊……」  「听说屁股大的女人较会生育,妳怎幺还没生小孩?」  「因为我老公精虫太少,平时又让人家独守空闺,所以……」老婆哀怨的说。  「放心,我的精虫最多,可以把妳姦的怀孕,保证妳被我干得大肚子的,哈……」  这个流氓搞我老婆虽然恶劣,但也让老婆享受被通姦的快感,想不到他竟想把我老婆姦出杂种,真令我气奋,但下体却罪恶的勃起。  把老婆像狗一样姦淫后,昆博已气喘如牛躺在地毯上,那支沾满老婆淫水的大鸡巴依然挺立。  「妳看我的大龟头上都是妳的淫水,快帮我舔乾净,骚货!」  惠蓉也乖乖地握住他的大阳具吸弄起来,一边舔弄龟头,一边哀怨饑渴地看着昆博。在惠蓉的吸吮下,昆博的烂鸟再展『雄』风。  「小美人,快坐上来,哥哥会把妳干得爽歪歪,让妳享受偷汉子的快感。」  「你真坏,又笑人家……。」  此时惠蓉已跨在昆博的下体,握住那根心目中的英雄——大鸡巴,用力向下坐:「啊……好粗……好胀……」  「快扭动屁股,这招骑马打仗,爽不爽?」  随着惠蓉一上一下套弄大鸡巴,只见她紧密的嫩穴被昆博的大鸡巴塞得满满的,淫水也随着大鸡巴抽插而慢慢渗出,还滴在昆博两个大睪丸上。  此时昆博的手也不闲着,看着老婆胸前两个大奶子上下摇晃,便一手一个抓住玩弄,有时当老婆往下套入鸡巴,昆博也用力抬高下体干她,两人一上一下,干得老婆水鸡发麻,淫液四溅。  「啊,这下好深,啊……这下插到人家子宫了!」  「这下爽不爽?这下有没有干到底?干死妳!」 ------------------------------------(五)  当惠蓉骑在昆博身上套弄鸡巴时,正巧外面有人进来,原来是我的朋友永丰。  昆博说:「你是谁?」  永丰:「我是志仁的朋友,叫柳永丰。志仁家没人,听到有女人叫床声,所以来看看,志仁怎幺了?」  昆博说:「我给他下迷药,给她老婆吃春药,现在正在他面前干他老婆,让他老婆大肚子,你要不要一起来把他老婆姦出个杂种?」  永丰平时垂涎我老婆已久,常向我借老婆性感的胸罩和三角裤自慰,但一直苦无机会上我老婆,怎可错失大好良『鸡』。  「既然志仁不能满足她,我就帮他解决老婆的性苦闷。」  「永丰哥,人家和你们的姦情,可不能告诉我老公哦,拜託!」老婆哀求着。  永丰:「放心,嫂子,只要妳乖乖配合,让我的烂鸟干的妳肉穴够爽,我就不说。」  「对了,人家的内衣裤最近常被偷,是不是你拿的?」  永丰:「不错,有一次偷看到妳洗澡,就很想强姦妳,但一直没机会,只好偷妳晾在衣架上的内衣裤打枪。」  说完昆博也把老婆的三角裤丢给永丰。  「这是她刚被我脱下的三角裤,上面还有她被我操出来的淫水,给你吧!」  永丰接下后随手一闻,下体也渐渐勃起,马上脱下全身衣物,露出一根十多公分又长又黑的大烂鸟,站在老婆面前要求吹喇叭。  「快帮我的老二吸硬,等一下才能插烂你的骚穴,欠干的女人!」永丰命令着。  此时惠蓉下口有昆博用力向上顶住淫穴,上口正含着永丰的大鸡巴吸吮,两个丰乳则是一人一个搓揉玩弄,真是全身上下都给这两个色狼爽透了。  「哦……真爽,这幺漂亮的女人给志仁娶到真是浪费,不如拿来给我和大哥好好享用,免得暴忝天物,干!」永丰一边抱老婆的头吹喇叭一边说。  「讨厌,人家现在不是正给你们两个大色狼欺负吗?」  「以后,只要妳水鸡淫痒,空虚欠干,就来找我和昆博帮妳老公尽房事义务。」  「这叫做『朋友妻,干起来最爽』,何况妳比妓女还骚还浪。」  昆博竟将我温顺的妻子比作人尽可夫的妓女,真是气人。  「昆博你干爽了没?我的老二已忍不住要来干这女人的骚穴了。」  想不到平时古意的永丰竟要在我面前姦我老婆了。  此时昆博才拔出那根操她百余下的鸡巴,永丰叫老婆面对我趴下。「小美人,我想在妳老公面前姦妳,好不好?」  「讨厌!人家会害羞,在老公面前被男人强姦。」  昆博便强迫惠蓉趴在我面前,她偷瞄一下装睡的我便低下头。  永丰也握住那根被老婆吸硬的大阴茎。  「嫂子,我要干妳了,高不高兴啊?被我干爽时,一边看妳老公,一边叫春,包妳爽歪歪,干死妳!」  永丰的鸡巴『滋』一声,干进梦寐以求的嫩穴内。  「啊……好粗……好长……永丰哥……你干的好用力……快把人家水鸡干破了。啊……」  「这根比妳老公的还长还粗吧!干死妳,欠男人姦的骚货!」  「我来帮你干这骚货,干她水鸡不够深,她不爽的。」昆博怕永丰干我老婆不够深,还在后面推他屁股。  永丰已在昆博前后推动下,双手抓住老婆臀部,『啪啪』地用大鸡巴狠狠地抽干老婆那想收缩又被用力插开的嫩穴,再迅速从肉洞抽出,也抽出老婆被姦爽溢出的淫水。  惠蓉还被永丰抓起头来看我。  「快看,小蕩妇,妳正在老公面前和我通姦,爽不爽?」  惠蓉则一边看我,一边叫春,享受偷情的快感,真令她又羞又爽。  「永丰,人家两个奶子,被你干得晃来晃去,真是羞死人!」  「宝贝,妳的奶还真大,哥哥把妳奶子抓住,妳就不羞了。」  永丰也不客气地一边干我老婆肉穴,一边用双手抓住她乳房搓弄把玩。  「昆博,你推得渴不渴?我挤她的奶汁给你吸。」  「好啊,我正口渴,以后不用买牛奶,吸她的奶就够了。」  想不到邻居昆博竟说以后不用买牛奶,想喝就叫老婆解开乳罩让她吸奶,真是『骑』人太甚!  此时永丰已用力挤压老婆丰满的乳房,让躺在地上的昆博大口吸吮老婆的乳汁,吸得两颊都凹了进去。  「真好喝!再来,用力挤她的奶!」  惠蓉在两人轮姦下,只得叫春不已。  「啊……永丰……你干的好重……好深……大龟头每下都干到人家的穴心……啊……这下干到人家子宫口了……昆博哥……你吸奶的功夫真是一流……人家的乳汁快被你吸光了……啊……」 ------------------------------------(六)  在他们一个干我老婆肉穴,一个拼命吸她奶子之下,惠蓉似乎达到第一次高潮。  永丰:「蕩妇,妳老公那根和我比哪支长?」  「讨厌,当然是哥哥的坏东西较长,你的龟头有稜有角,每下都干到人家的子宫口,让人家快受不了你的大鸡巴……」  想不到老婆竟夸永丰的鸡巴比我长,还干的她更深更爽,真是人尽可夫。  永丰:「妳老公平时用什幺招式干妳?妳最喜欢什幺相干体位?」  老婆害羞地说:「人家老公只会男上女下那种,而且三分钟就出来了,那像你们可以操人家这幺久还硬梆梆的,至于什幺体位作爱,人家不好意思说,就是那个……嘛!」  昆博插话说:「我刚才把她抱起来边走边干,她好像被我干的又羞又爽,一直不敢看她老公,怕被人看见她被姦爽的骚样。」  永丰说:「这招叫猴子爬树,原来妳也喜欢这招。」此时永丰已拔出那根干我老婆百余下的鸡巴,上面还滴着她发情的淫液。  「小骚货,妳的淫水还真多,快帮我舔乾净!」  惠蓉也尊命地跪在永丰面前,大口地吸舔他的鸡巴,连两个大睪丸都含入口中,令永丰色心又燃,牵起老婆的手,老婆也双手搂住他的脖子,永丰已握住鸡巴,『滋』一声插入惠蓉那饱受摧残的肉穴,再用两手抱起老婆的玉腿,一边走一边操她肉洞。  「嫂子,抱我愈紧,我的大鸡巴才能干得妳水鸡愈深!」  只见永丰已抱着惠蓉像猴子爬树一样,一边走一边干她淫穴。  「宝贝,这招相干的姿势,爽不爽?」  老婆却害羞脸红,闭目享受,有时哀怨又无助地偷看我,又马上转过头,小鸟依人地靠在永丰结实的胸膛。  「好妹妹,不用看妳老公,他不会起来破坏我们的好事。被哥哥干爽时,可以尽情叫春,志仁亏欠妳的房事,我今天会好好补偿妳的。」  这个永丰真是可恶,藉补偿房事之名,行姦淫妇女之实。  只见永丰抱着惠蓉,在客厅一边走一边干,老婆由于体态轻盈,加上全身腾空,只有双手紧紧搂住永丰,两个奶子压在永丰状硕的胸膛,加上双手抱着这未曾生育的少妇美臀,又控制老婆的嫩穴来吞吐自己的大鸡巴,真令永丰淫兴大发,便向一旁休息的昆博说:「昆博,快拿照相机,帮我和这蕩妇拍照留念!」  「讨厌,人家会害羞,不要……」  此时昆博也拿出相机,永丰把老婆臀部抱得紧紧的,大鸡巴整根深深顶在她的子宫口。  昆博:「小美人,双手搂紧他的脖子,秀出妳最欠干的骚样!」  此时老婆才害羞地转过头来,轻靠在永丰健壮的胸膛上。  想不到永丰竟想留下他和我老婆通姦的照片,作为以后要胁老婆,任他姦淫的把柄。  「讨厌,这种照片要是传出去,以后人家怎幺见人啊!」  「放心,小宝贝,只要老子想干妳时,妳就乖乖地和我幽会,就没事啦!」  此时录影带上正出现两个黑人和一个白种女人作爱的画面,令昆博又起色心:「小骚货,妳有玩过三贴吗?」  「讨厌,人家今天还是第一次和老公以外的男人作爱,哪有玩过三贴,更何况人家一个肉洞怎能塞入你们两支大鸡巴呢?」  「放心,妳的淫穴又紧又有弹性,有两支烂鸟干穴,一定爽死妳!」  此时,昆博阴茎稍软,又令老婆帮他吸弄,永丰也不落人后,惠蓉则是照『鸟』全收,吸得两颊都鼓了起来。  当两人的鸡巴在老婆吸吮后,又再度坚硬挺拔,昆博先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再令惠蓉面对他套入大鸡巴坐下。  「啊……昆博哥……你的鸡巴又变长……又变粗了……啊……。」  此时昆博也用力抱住惠蓉屁股来吞吐大烂鸟。  「干死妳,小骚货,永丰,你可以从后面插进来了!」  「永丰,不要,人家的小穴不能容纳两支大鸡巴。」  永丰也不管老婆的哀求,只想试试两支鸡巴干同一个肉穴的快感。  「嫂子,我和昆博两支大烂鸟会把妳的水鸡干的爽死,不用怕!」  只见老婆那紧密的肉穴已有两支大鸡巴塞入,连一点空隙都没有,两个色狼又黑又壮的体格和老婆白晰娇嫩的玉体,形成强烈的对比。  再看见老婆那个饱受摧残的阴道口,正塞满两支又黑又粗的阳具出出入入,不时传来两个男人的三字经和老婆被姦爽的淫叫声,令我有种罪恶感的亢奋产生。 ------------------------------------(七)  当昆博和永丰正联手姦我老婆时,昆博:「永丰,这个欠干的女人,没有两支鸡巴操她是不会爽的。」  永丰:「想不到这幺紧密的嫩穴,竟能塞入我们两支大烂鸟,真爽,干死她!」  惠蓉:「啊……你们两个好坏,两支大鸡巴一出一入,有时同时干入人家又小又紧的子宫口,害人家的小鸡快被你们干破了,啊……」  此时妻子也害羞地偷看我是否清醒,是否看到她被两个色狼轮姦的骚样:「啊……这下好深,永丰哥,你的鸡巴干的太深了……啊……昆博哥,你鸡巴上的入珠,刮得人家阴道好麻好痒,啊……」  昆博:「这是我为了和妳们这些偷情妇女通姦特地準备的,保证干得妳阴道内每个痒处都给搔到,保证妳被操得爽歪歪。」  昆博也看着老婆的娇唇动心,两人亲热地深吻起来,令永丰吃起醋来,便双手抓住惠蓉丰满的乳房用力搓揉,令老婆全身上下都给这两个色狼姦透了。  不久永丰也要求亲我老婆,便仰躺在地毯上,让惠蓉面对他套入大鸡巴,老婆也害羞地伏在永丰身上,任由他一前一后操她淫穴。  「昆博,换你从后面插她吧!」  此时昆博阴茎稍软,便拿出印度神油抹在龟头上,大烂鸟再次青筋暴胀。  惠蓉:「昆博哥,你在抹什幺?快来干妹妹流汤的嫩穴嘛!」  昆博:「骚货,等我擦上神油,我的老二可以再操妳几百次,仍然坚硬无比,哈……」  永丰也让老婆坐起,两人抱着相干,两手用力抱住老婆的下体,来回吞吐他的大鸡巴。  惠蓉:「这招抱着相干的招式,让人家好难为情哦!」  永丰:「这也是偷情妇女喜欢的交合姿势,姿势歹没关係,爽就好,是不是?宝贝。」  惠蓉只好双手搂紧永丰的背部,下体任由永丰来回套弄大鸡巴,偶而她也会偷看一下自己下体的『鸡巴套子』正有一根又黑又粗的阴茎插入抽出,令她粉颊一阵晕红,便靠在永丰的胸膛娇嗔叫淫。  永丰:「这招老树盘根,把妳抱着干穴,爽不爽?小蕩妇。」  惠蓉:「啊……永丰哥,亲丈夫,你抱得人家下面好用力,啊……你的两个大睪丸撞得人家阴阜好痒,好爽……啊…………」  此时昆博的阴茎在抹上神油后,再度充血坚挺,又看着永丰和我老婆抱着交合,下口紧密结合,连上口也亲得火热,令他忍不住的说:「这娘们似乎很喜欢被男人抱着干穴,让我也来抱抱她。」  永丰这时才意犹未尽地放开惠蓉,老婆害羞地放开搂住永丰的手,再转身搂住昆博的脖子,下面的肉穴又换了一支大鸡巴。  「好哥哥,你的鸡巴又变硬变粗了,啊……插的人家穴心好深,好麻……啊……」  惠蓉只好双手搂紧昆博的脖子,下体任由他抱紧来吞吐大鸡巴,看着昆博健壮黝黑的体格,还有胸前的刺青,让她感到被一个魁武流氓强姦的快感,加上昆博不时边干她,还边骂髒话,真令她又羞又爽。  「小美人,昆博哥抱妳相干,爽不爽?」  「讨厌,你们两个色狼好坏,专门欺负良家妇女,人家不说了!」  「宝贝,抱紧一点,哥哥才能干得妳更深更爽,妳得两个奶子撞得我胸部好爽,来,哥哥亲一下。」  昆博也不放过老婆的娇唇,四片相接,舌头也勾搭起来。  「永丰,顺便帮我们拍一张抱着相干的照片做纪念,以后我想干女人就不用找妓女,一天要干她几百次都可以,哈……」  想不到昆博也学永丰,想留下老婆与他通姦的证据,把惠蓉当作妓女一样任其逞洩兽慾,真是可恶!  「昆博,你这样抱着人家相干,令人家好羞,你的毛手捏的人家屁股好用力,讨厌,啊……这下干的人家穴心好麻……」  「小骚货,妳想不想干深一点,顺便入享受被射精进入子宫的快感?」  「不行,今天是人家的危险期,如果哥哥射精在人家子宫内,人家会受精怀孕的。」  「哪有只要享受干穴的高潮,而不要体会一下被我射精进入子宫的快感?」 ------------------------------------(八)  此时昆博已把我老婆平放在地毯上,并在她下体垫一块枕头,令她阴部高突,以便承受他的精液。恨我全身无力,只能眼睁睁看着老婆要被流氓强姦的受精怀孕。  昆博:「小蕩妇,既然妳老公精虫太少,我就帮他射精进入妳的水鸡吧,哈……」  惠蓉:「不要射在裏面啦,人家会大肚子的,不要啦!」  昆博不管老婆的哀求,已压着老婆用男上女下的方式,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操她肉穴,不时传来『滋滋』的淫水声,与性器交合的『啪啪』声。再加上昆博的淫言秽语和老婆的叫床声。  「这下干得妳够不够深?这下爽不爽?干死妳!」  「啊……这下好深……啊……这下干到人家子宫口了……这下干到人家心口了。啊……」  永丰也不放过老婆胸前晃荡的玉乳:「好妹妹,我想和妳乳交,好不好?」  「讨厌!人家的乳房被你那坏东西插,羞死人了!」  「别害羞,试过就知道,保证爽歪歪!」  可怜的老婆下口被昆博一下比一下重,偶尔还会旋转地抽插嫩穴,连两个乳房也被永丰挤压出乳沟,中间一根大阳具来回抽送,令她上口不断叫春以助二人淫兴。  「永丰,你干人家乳房……好痒……好酥……好爽……啊……昆博哥,你的大龟头顶得人家子宫好重……人家的小穴穴快被你的大烂鸟撑破了!」  永丰干了老婆乳房后,也下来在昆博背后推他下体,让昆博的鸡巴可以干得老婆的肉穴更深更重。  「啊……永丰,你好坏哦!……推得这幺用力,人家的小穴快给他干穿了……啊……这下干到人家子宫了!」  永丰不理老婆的求饶,仍狠力推送昆博下体来抽干惠蓉。  「小蕩妇,昆博的鸡巴有没有干到妳的水鸡深处……哈……」  昆博:「永丰,快用力推,我要射精进入她的子宫了!」  此时永丰加快推送昆博下体,猛烈不留情地用大阴茎抽插老婆的淫穴,只见三人都气喘如牛,惠蓉的下体仍不断被操出淫水,昆博两个大睪丸也来回撞击她的阴阜,令她春心蕩漾,似乎不再反抗,準备接受昆博的精液射入她的子宫,还用手轻抚他的两个『巨蛋』。  「我的烂弗够大吧!等一下射精进入妳水鸡内,让妳爽死,贱女人!」  抽插了老婆百余下后,三人气息渐急,最后昆博用力将大鸡巴干入老婆的子宫口,『咻咻』的射出滚烫浓稠的精液。  「干死妳!」  「啊……你的精液好多,好烫,射的人家子宫好用力哦……」  昆博射精后三分钟,才把鸡巴从老婆那注满精液的肉穴中拔出,再与永丰击掌交『棒』,要轮流射精进入惠蓉的阴道内。  糟糕!如果连永丰也射精进入老婆子宫,以后老婆受精怀孕,生下来的小孩要叫谁做爸爸?——但一定不是我。  「永丰,你不能射精进入人家子宫内,不然被你们姦出来的小孩要叫谁做爸爸?」  昆博答腔:「哈……一样叫妳老公做爸爸啊……我们只是代他干妳,让妳受精怀孕,让他作现成的爸爸,不好吗?」  真是可恶!居然要让我戴绿帽,还搞不清是谁播的种。 ------------------------------------(九)  此时永丰已压在老婆身上,将大鸡巴再次插入老婆那不断流出昆博精液的淫穴内抽干,昆博也卖力推着永丰的下体,由于他力气大,推起永丰的下体去干老婆的肉穴更是粗重有力。  『啪啪』的两人性器交合声,伴随着惠蓉的淫叫。  「啊……昆博你推的太重了……啊……这下干得太深了……啊……人家的小穴快被永丰的大烂鸟干穿了……啊……」  永丰:「昆博,再用力推,我要射精进入她子宫了!」  说着,经过百来下的抽插,永丰也『咻咻』地把他浓稠的精液射入老婆子宫内。  「啊……永丰哥……你的精液射得人家子宫好用力,好满,好多哦……」  永丰在射精进入老婆子宫后,仍紧紧顶住她穴心五分钟才拔出,以免精液流出。  当三个姦夫淫妇经过一番妖精打架后,也一同进入浴室,由老婆帮他们清洗全身的汗水与淫液,享受一番免费的泰国浴。  当他们清洗完毕后十分钟,我也恢复了精神和体力,看到老婆似做了亏心事地坐在我旁边,昆博则拿着老婆的胸罩把玩,上面还有她流出来的乳汁,永丰则拿着老婆的三角裤欣赏,上面沾满她的淫水和他们的精液。  昆博:「志仁,你刚才喝醉了,妳老婆说,让你睡一下就好了,谁知这一睡,错看了一场精彩的床戏。」  我说:「什幺精彩的床戏?」  昆博:「两小时前,我朋友的老婆来找我,因她老公不常干她,令她水鸡空虚淫痒,所以找我帮她止痒,我便给她吃了春药,当场把她干的淫水氾滥,叫春连连,一会儿把她抱起来干穴,一会儿叫她像狗一样趴在地上让我操她肉洞,真是精彩无比,你老婆看到我抱她边走边干时,还忍不住自慰起来,一会摸自己乳房,一会爱抚阴部,好像很渴望被我干一样,哈……」  说完老婆脸颊一阵晕红:「讨厌,志仁别听他乱说!」  我说:「永丰,你什幺时候来的?」  永丰:「我一个小时前来的,看见昆博正和一个少妇交媾,我为了帮她老公尽一尽房事义务,就和昆博联手操这欠人干、欠人姦的蕩妇,你老婆看到我把她抱着相干,还脱下自己的三角裤自慰,好像希望我抱她相干一样饑渴。」  惠蓉嗔道:「讨厌,永丰哥,人家是被你高超的性爱技巧吸引,才会这样的……」  我听这两个淫棍姦了我老婆后,还要消遣一番,真是气得面红耳赤,话都说不出来。  昆博:「志仁,妳老婆的胸罩真性感,可以送我欣赏吗?」  永丰也说:「志仁,好友一场,妳老婆沾满淫水的三角裤送我,让我想干她时,不对不对……想干女人时,可以拿来打手枪,好吗?」  我没好气地说:「这都是她的内衣裤,要不要送你们,我没意见。」  惠蓉害羞地说:「真是羞死人了!连人家的内衣裤都要,讨厌,拿去吧!」  当我和老婆踏出昆博家门口后,耳畔彷彿还听到昆博和永丰的淫笑声:  「从没干过水鸡这幺紧的少妇,真是欠人干的骚货!」  「当我把她抱起来边走边干,她那副欠干的骚样,好像希望我干破她水鸡一样,哈……。」